一个躺平派95后,在殡仪馆做遗体化妆师

LinkedIn 2023-01-25 11:56

今年的冬天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异常难熬,这个12月,我们先后经历抢药,抢抗原,却没想到连对亲人最后的送别都要抢。人满为患的除了医院,还有殡仪馆

尽管如今的奥密克戎致死率已经大大降低,但是仍然有很多基础病的老人和得了心肌炎的年轻人,将生命永远留在了2022年。

眼看着上一秒还活泼的生命,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遗体,蛮横到不讲一点道理的死亡,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到底要做点什么,才能抵抗面对死亡时那份巨大的虚空呢?

2022年B站自制剧《三悦有了新工作》讲述了一个躺平派95后在殡仪馆做遗体化妆师,直面多重死亡的故事。


不能告别
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主角95后赵三悦,本科学的舞台设计,跑了无数家剧院,哪怕拿到第一名成绩,还是因为职场性别歧视失去了工作机会,后来直接变成躺平派,在家啃老。在一次跟母亲吵架后,去了大姨介绍的殡仪馆做遗体化妆师

而三悦这个人本身又是复杂的,因为大姨是开寿衣店的,在一次陪同大姨给往生者入殓时,她止不住的呕吐,但是在殡仪馆看见一个肺癌晚期的患者时,她又说:“真好”。

既生无可恋地趋向死亡,又惧怕死亡。三悦在剧中一段话引发了很多人的共情:

“为什么所有关心你的人,都希望你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为什么不能让喜欢工作的人工作,让喜欢躺平的人躺平,想卷的努力卷,想佛的尽情佛呀,我们虽然没给社会带来所谓的价值,但我们也没给其他人造成过伤害呀,做自己不好吗?不行吗?”

这样一个又丧又颓的女主角,基本可以预想到她的职场生涯不会好过,而她入职后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将需要参加告别仪式的遗体和直接火化的遗体弄反了。

虽然最后及时发现,将遗体换了回来,但还是遭到了她师父的一顿臭骂:

本来他们可以,在她肉身消失之前,去碰碰她的皮肤,摸摸她的五官,去抱一抱她,跟她说说话,哪怕现在是冰冷的,但至少可以让他们的心情,有一个最后的安放时刻,如果失去了,那就会给他们留下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一位在殡仪馆工作的朋友和我说,因为近期往生者太多了,导致他们不得不取消告别仪式,很多往生者连大厅都进不去,只能直接火化,而亲人们在这里能做的,似乎只有选择一个最好的花束,送别他们。

跟癌症的疼比起来

死亡真的不算什么


除却个别意外死亡,大部分往生者都是因疾病去世,而致死率最高的疾病便是癌症

剧中叙述了一个典型的医疗纠纷,自己的父亲在癌症晚期选择姑息治疗,而医生为了减轻癌症病人的痛苦,向病人注射吗啡。而最终病人仍然死亡,家属把责任归咎于医生过量使用吗啡上。

对于大多数癌症患者和家庭而言,他们的期望都是治愈,但就今天的医疗手段,治愈是极个别的幸运,剩下的,医院和医生能做的,都只是帮助患者减缓症状,实现带癌生存的长期目标,在抗癌战役的最后阶段,吗啡就是医生的最有力武器。

于此相对应的还有另一个故事,一位老人在与疾病抗争的最后阶段,身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医生询问儿女是否放弃最终抢救,儿女先是签署了同意书,但之后又反悔,求医生救救他们的母亲

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平静地面对死亡,尤其是亲人的离去,当死亡与病痛存在于天平的两端,身为最亲近的人是否有权力替病人决定他们的生死。

“对于一个癌症晚期的患者来说,死亡是无法避免了,那他是更在意死亡,还是更在意死亡中所经历的痛苦呢?

跟癌症的疼比起来,死亡真的不算什么。”

编剧游晓颖在聊起本剧的创作动机时,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人们在面对至亲离开时,有的会言之凿凿地向医生证明,他看到了已经死亡的亲属手指动了一下,逼迫医生继续抢救;

有的会因为错过了父母最后的时刻而怀疑自己是不是心不够诚,所以遭到了惩罚;

还有的似乎眼泪已经在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陪床中流完了,因此非常平静地整理着逝者的用品,还会在离开科室前去向医护道谢,然后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总之,他们以各自更决绝、更麻木、更悲恸、更丰富的方式表达着对死亡的态度。

在忌讳死亡的国度

爱比结局重要


剧中有一个贯穿始终的讨论点,即对殡葬行业的歧视。主角因在殡仪馆工作找不到房子,有人相亲因为工作地点被拒,出租车拒载去殡仪馆的人,好像殡葬后面永远跟着“晦气”两个字。

就连医院要开办临终关怀病房,都被附近小区的人强烈抵制。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无法坦然地面对死亡。

剧中关于死亡有这样一段叙述:

“我们买好票坐进摩天轮,从最底下慢慢升上来,升到最高,看到最漂亮的风景之后,和风景告别,和一起看过风景的人告别,等到降到最底下的时候,我们就把摩天轮里的位置,让给其他人,让他们坐进来,这就是死。”

佛教中将人死亡称为往生,是摆脱过往业力束缚获得新生的过程。

人的一生中无法避免地要经历亲人、朋友、甚至自己的离去,或早或晚,但我们终将面对。既然活,就要好好活,带着失去亲人的回忆与期许,好好活着。

我们每个人都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但愿最后能笑着离开。

写在最后

道谢、道爱、道歉,以及终将面对的道别,都是我们应该去做,但这是总忘记的小事。

在殡仪馆,我们见生死,见人性,最后要见的,是——打破偏见的决心,和向死而生的勇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