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视觉只是一场梦,剧情还是不感动

北方公园NorthPark 2023-01-25 13:28

特约作者:夏野


*以下内容涉及对电影《深海》部分剧情的讨论。

今年春节档的动画电影里,《深海》曾被视为颇具潜力的春节档“黑马”。上映前几日,电影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的消息,让观众和市场对这部电影的期待也持续水涨船高。而这种期待,与导演田晓鹏也有着密切的关联。

田晓鹏在2015年执导的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不仅拿下9.5亿的票房和极高的关注度,也拓宽了电影市场、投资人对中国动画电影的想象力。《大圣归来》之后,以西游记、封神榜、白蛇传等神话IP为代表的动画电影层出不穷,甚至出现了《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票房高达50.7亿的现象级动画电影。

《深海》电影开播前,宣传焦点集中在电影技术的突破与导演“七年磨一剑”的工匠精神与决心上。从电影最终呈现的效果来看,粒子水墨特效的技术成果有目共睹,但与之相对的单薄叙事与人物形象,则再一次凸显出了中国动画技术发展崛起,而叙事能力严重脱节的问题。

在电影上映前,我对《深海》的期待,其实更多存在于电影故事层面上。我实在是太想在中国动画电影里看到一个新的、好的故事,哪怕它不完整,只要故事能够有新意,或者剧情节奏能让人感觉意犹未尽、欢畅淋漓,也足够我们解渴。

然而观影结束以后,对电影技术、画面、美术的夸赞和鼓励都如鲠在喉,最后只能化为对剧情的一声叹息。

这次田晓鹏导演没有选择继续沿用知名神话的IP,而是决定讲一个以深海为背景的原创故事。《深海》的主角参宿是个自卑、内向、敏感的小女孩,她的妈妈与爸爸吵架并离婚出走,不久后爸爸与新的阿姨结婚并生下儿子,将更多的关注倾注在儿子身上。新家庭的冷淡,让对妈妈的思念成为了参宿的执念,也成为了缠绕她的梦魇。一次海上旅行中,参宿追随幻影跳下游轮,被船上偶遇的南河搭救,最终南河为救她而牺牲,参宿也决心勇敢乐观地生活下去。而电影中占比超过大半部分的奇幻经历与成长历程,则是参宿在濒死边缘的一场绚烂梦境。

这个故事实在是太简单也太过圆满,开头灰暗,中间奇幻,结尾治愈。如果说有哪个克苏鲁元素的电影能够登上春晚舞台,或许也只有《深海》可以一试。而在典型中国式小品的情节之外,深海的人物形象与台词都存在单薄无依的困境,剧情节奏也十分混乱。顶级的画面技术之下,剧情显然远远不足以成为支撑美术的根基。

而在原本单薄的剧情之外,《深海》的剧情结构、场景元素还显然嵌套进了《千与千寻》的影子:女孩孤身闯入异世界的饭店/汤屋,被老板威胁要帮助其运营,以达到赚钱的目的。除此之外,参宿踉跄着在鱼人间上菜的场景,实在也与千寻挤过汤屋里形状各异的精灵过于相似。甚至到了影片结尾,主角走出幻境不能回头的情节,也与《千与千寻》如出一辙。

然而,《深海》虽然在结构与元素上同时拥有了《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少年派》的既视感,但电影剧情的立意却远不如上述电影那样站得住脚。在《千与千寻》中,千寻历经曲折,最终是为了拿回自己的名字,尽管在过程中得到了许多帮助,但那仍是属于她的历险和成长。但在《深海》里,参宿的梦魇和心结,却要在一个“善良”陌生人自我牺牲式的付出中,才能实现突破和救赎。无论是在梦境层面还是现实的心理困境层面,这种救赎的根基都显得太过虚无。

另一方面,《深海》依然没能摆脱致敬周星驰电影分镜、台词中心叙事这两个莫名奇妙的现象。中国动画导演们对周星驰的喜爱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终。在《雄狮少年》这样讲述岭南故事的动画电影里,致敬周星驰尚可以被理解成诸多香港流行文化拼盘中的一环,但在《深海》里,这种致敬实在是多得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台词中心的叙事上,这次核心台词实在是有些过于鸡汤和朴素了:“希望你的每一次笑,都是真心的。”

唉。笑不出来。

之前评论《雄狮少年》时,一度觉得中国动画电影已经走到了讨论“怎么把原创故事讲好”的时候。看完《深海》,好像又回到了“怎么讲一个原创故事”的起点。七年,《深海》团队开创了宏大绚烂的画面技术,却讲不好一个原创的电影故事。

电影结尾,南河离世,参宿从抢救中醒来,因为从南河对她的帮助中感受到“微光”,最终重新变得乐观开朗,回归到父亲新组建的家庭中。这个过于圆满的结局,也让影片暴露出家庭和社会对儿童抑郁情绪关注不足的现实问题悬而未决,同时也抛弃了展现解决方式的可能。

这几年来,中国动画电影在技术上的突破有目共睹,以田晓鹏、孙海鹏为代表的动画导演们,在动画电影叙事题材上所作出的突破也确实足够值得夸赞。但技术、审美特效越发达,画面细节越完善,在天平的另一端,动画电影叙事能力的贫瘠就越让人心痛。

我们能够理解现在技术的探索性的创新,也愿意相信这些技术的往前一步,在长远来看,对中国动画电影产业的发展是有所助益的。但是如果只有对技术和审美探索的执念,在漫长的制作时间中,却无法给原创剧本留下更多打磨的余地,自然会出现今天的结果:单薄的叙事和人物无法支撑起华丽的技术框架,徒留一个绚烂的视觉童话。而当这个童话被安上完美却不可靠的结局,所有在挣扎过程中曾经产生过的精神共鸣,也只能随之崩塌。



关于作者:夏野是一名有传播学与文化研究学习背景的ACG文化爱好者。关注游戏研究、流行文化与同人文化等领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