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老家,到处是染发失败的年轻人

新周刊 2023-01-25 14:00

过年一刷朋友圈,发现熟悉的同事们接二连三晒出了人类没办法自动生成的头发,一颗颗低调喜庆的头颅纷纷霸屏,看起来都是不大好欺负的青年。

小红书上搜索春节染发,满屏奢华的浆果红、树莓红、复古红、海王红、湄拉红,博主们晒出不同光线下、不同日期里的掉色状况,试图做好万全的测试、给足十分的参考。

惊蛰编辑部路人甲。/林泽君

群里“先染一步”的老师敲出了漂剂、染膏、踩雷店、去黄洗发水等一众重点,因为稍不留心,就有可能栽在Tony的盲目自信里(这种倒霉事已经积累起整个豆瓣小组了),或者在拜年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四姨的儿子、六舅的孙女以及自己的头上长出魔力值拉满的发色。

别的不说,咱妈说了:“你这么过年是会被舅老爷指指点点的。”



过年不染头,新年没搞头

过年折腾头发这个传统,从上个世纪开始就风靡大街小巷了。

街口的老式理发店里挤满了修眉、刮胡、烫发、修甲甚至挽面的婶婆叔伯,顶着一头包租婆同款的彩色塑料卷发棒去烘烤,半个头伸进玻璃罩里等待奇迹,理发叔的小毛巾搭在肩上,手脚麻利整出一屋子容光焕发的过年头。

手推波也是当年妯娌间的爆款发型。/小红书@壶提提

一到春节走亲戚,就会陆续发现嫂子的刘海高了,三姑的波浪卷花大价钱焗油了,大伯的背头抹了啫喱膏,二叔前段时间还风中凌乱的短发,也干脆利落推平了,后脖子那儿光溜溜的。

每个人的精气神都不由地提了几个台阶,打招呼的调门都高了几度,洪亮而喜气洋洋,要不是他们主动热情来招揽,差点就不敢叫那个走在前面神似形不似的老邻居了。

因为大家伙要的,就是这种“士别365日当刮目相看”的效果。

2023年,春节“从头搞起”这事儿已经隆重而放肆到从未有过的程度,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刘星这一集给太多90后埋下了“此头不绿非好汉”的种子——


这不是一种夸张语态,而是贴在Tony作品集里的真实案例,多少人想把“北极星绿”“亚麻青棕”“蜥蜴绿”“浅薄荷”“闷青色”焊在自己的脑袋上,只要驾驭住了,咱就是整条村最容易被指指点点的时髦人。

要是不想头上带点绿,那带点蓝也成,理发师裤腰上别的那条色带就是Kpop舞台的天堂,曾经把潮服穿出保洁效果的克莱因蓝,此刻大胆地出现在染膏色系里,散发出“来嘛来嘛”的光芒。

K-Pop小子人均“海的儿子”。

“千嬅紫”也是个割舍不掉的意难平,各种“薄藤紫”“树莓紫”“葡萄紫”“奶茶紫灰”试图给“千嬅分嬅”们提供一种可能性,只要调对了色,过年回村狭路相逢张志明,给对方递烟都少了分客套,多了点眉来眼去。

亲自下场录补色Vlog。/小红书@杨千嬅

记得每个刚入坑的怂人都曾指定过冷棕色这种似染非染的色号,如今在五彩斑斓的“魔仙堡”里,冷棕就约等于没染过,什么“摩卡棕”“冷茶棕”,在新年争奇斗艳的重逢局里,都不值一提。

一年不见的表妹分分钟顶着黑白阴阳头成为全场焦点,把这玩意儿染成绿的还不是终极拳,鸳鸯双拼染才是试探咱妈底线的要义,蓝拼粉、紫拼橙、绿拼白、红拼黑……敢于当调色盘,多少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

小伙子说染就染了。/小红书@染发师阿宽

妈,你的过年彩色大礼包到家了。


少叮嘱Tony一句,头发就不认识我了

看起来是又拽又酷又神的小魔仙一枚,其实私底下给Tony预备了一百八十个心眼,在看遍“烫发失败小组”的沧桑后,没有人会轻易坐上那张旋转皮椅,一刀毁掉整个示众的春节。

男生烫羊毛卷算是翻车重灾区了。/小红书@AFFF

小红书比对买家秀是第一步,比如脏橘和亮橘就会导致不可相提并论的后果,挑对了就是女团,挑岔了就是婆娘,不考虑肤色的发色都是耍流氓,不照顾三庭五眼的刘海同样人见人嫌。

抱着发尾渐变的希望来,就必须盯死了漂发到几度、染膏上几次、过渡抹几层,贵不是问题,眼睛一闭一睁楚河汉界才是问题,就像学生时期被亲妈扣着锅盖剪了一刀切刘海一样,此时的发尾也会是久违的弥豆子同款,彻夜难眠。

挺泾渭分明的。/小红书@玻璃心掩面哭泣

不吞一肚子攻略,不可能会把自己这颗早已日久顺眼的头交给Tony,羊毛卷、木马卷、法式卷、气垫卷、水波纹叫得好听,几号杠子、什么药水、哪款夹板必须熟练背诵分毫不差,在Tony大放厥词的时候,好左右夹击挡回去。

否则就是涂最贵的精油、敷最久的发膜、抹最多的弹力素,拯救最难以接受的废头。

你看我还有得救吗?/《富贵再逼人》

本来理想中的剧情,是最多被爸妈斜睨几眼,边骂边表示不理解:“真是好的不学,坏的全会。”可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回家过年,居然被亲妈亲口说丑。

就是一整个行走的孤独的海格,顶着炸毛去拜年,最绝望的是发根没烫到位,头顶塌得又方又突兀,评论区里一众冤种眼泪汪汪认亲人——“哇简直跟我一模一样”“这不就是我的头吗”“这颅顶低得跟我有一拼”。

这就去搜高颅顶教程。/小红书@霁月清风扶苏小公子

不是爸妈眼界没打开,实在是Tony他不做人。

甚至有染发染出淋巴结肿大的鬼故事,头发一绺绺粘成条,洗不顺梳不开,隔天枕头湿了一摊像血块的东西,往后脖子一摸,被诊断出“皮下低回声结节”的肿块,也就是淋巴结。

漂染前的头皮隔离没到位。/bilibili@黑心少奶奶

所以光反求诸己是不够的,必须吃透tony的过往作品集,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大众点评的视频里哪些发型是纯吹出来的、哪些发型是真实手艺,这都是在他动手之前描(谈)绘(判)效果的凭据。

遇上靠谱Tony的难度堪比相亲。/《我是大哥大》

哪怕在网上彻夜翻阅千挑万选,最后与Tony“奔现”的第一句交流发现有“油腻”“夸张”“胸有成竹”的语言痕迹,心里的弦都得紧一紧,毕竟发廊里闪亮的“资深”“总监”“督导”们很爱在最后翻车时微妙地反驳、装瞎,字里行间暗示着:“不是我不行,是你脸/发质/光线不行。”

上染膏、上杠子之前,你咋不说呢?


头发越野,年味越浓


即便如此,过年前理发的价格依旧水涨船高,就连最朴实的街头理发小铺,也换上了“过年洗头最低50元”的牌子。

说到底,还是踩中了大多数人回家过年的自尊心。

一年一度挣面子大赛。

老同学聚会、家族年夜饭、偶遇puppy love等各种场合都是一年一度的重头戏,互相怀着莫名的好奇心与得失心,匆匆几面足以打造“过得很不错”的形象,而几绺笨重的刘海、土气的卷发、突兀的发色却能成为死不去的记忆,在日后某个深夜突然想起,悔恨又尴尬,抓心又挠肺。

不光头发,从眼睫毛到指甲盖统统都是过年的战场,只要扮相好,大娘也知道你混得好。

《48套一眼沦陷春节战袍》《四款新年最火美睫款式》《8种新年编发不重样》……博主们把颜值KPI冲得红红火火,除夕还没到,接下来七天的耳环款式、口红色号、拜年发型都事先搭配好了。

巴啦啦李彩娇变身。/《外来媳妇本地郎》

很像小时候妈妈破例带全家去镇里的时尚服装店,挑一轮新棉袄、新围脖、新手套,小男孩的厚马褂、小女孩的斗篷貂,还有这些天突然席卷网络的大红靴子,闪钻流苏与毛球蝴蝶结,全国90后的共同记忆又多了一个。

是我小时候遥不可及的梦。/小红书@谣妹妹耶

长大后,共同的默契就变成了美甲、烫发、见家长。

晕染渐变的酒红色“战甲”人气飙升,贴钻、涂鸦、跳色、彩绘眼花缭乱,388一双手,过年聚会时敬酒夹菜的架势都跟着大方了起来,吃不饱没事,吃得令当年那个暗恋过的同桌印象深刻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不管多少年过后,该死的好胜心总会在春节如期而至。

武装到指甲盖。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家舍得花无数个日夜去挑一个Tony,顶着2888元的烫染双杀发型走出理发店了,洗头的那一刻就像开盲盒,没人知道即将迎接的会是一个扬眉吐气的春节,还是一个无处可逃的春节。

但该有的动作都得有,有人管这叫过年韭菜,有人心里却异常清楚,砸在里面的钱好比发红包,是给春节以及春节才见上一面的旧友远戚们来个复杂而舒缓的拥抱:“嘿!我过得不错!”


远远看见高铁站外头迎风等着的爸妈,老家街头增加了很多俗气又喜庆的装饰,身边来来往往喊着熟悉的方言和俚语,乍一见面,还有些客气与局促,这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偷偷打量自己的爸妈,能够暗松一口气:“咱孩子越来越不错了。”

哪怕过不了一天,爹妈的嘴巴就开始不客气:“你赶紧给我把头发染回去!”

我就不。/《金玉满堂》

 撰稿 

编辑 

花淇心

道喵叽

 校对 

黄思韵

 排版 

Yuki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