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放狠话,瑞典进入北约受阻

卢克文工作室 2023-01-25 17:39

本文作者是工作室同事 风雨如歌 ,大家觉得写得好,可以打赏。

121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寒风料峭,大部分市民此时正躲在家里,街上行人稀稀落落,但有一个地方却格外热闹——土耳其驻瑞典大使馆。

一名叫帕卢丹的男子站在大使馆门外,身后是众多支持者组成的人墙,帕卢丹是著名的民族主义者,拥有丹麦和瑞典双重国籍,他创办了一个叫“强硬阵线”的极右翼政党。

他左手拿着一本《古兰经》,右手缓缓举起打火机,火焰迅速点燃了经书,帕卢丹随即把经书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上了几脚,然后是他的支持者,在帕卢丹的面前,是一众瑞典警察,他们似乎对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在瑞典国内,这件事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但是在两千公里外的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不少人对此事极为愤慨,他们多次要求瑞典政府阻止帕卢丹,却遭到无视。

事发后第三天,也就是12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放出了狠话:“瑞典不应指望土耳其支持其加入北约。”

就在十天前,土耳其驻瑞典大使馆门前还举行了另一场游行,一群库尔德人扎了个象征埃尔多安的假人,然后当着土耳其大使的面烧掉。

当时土耳其已经很不爽了,但是给瑞典留了面子,只是取消了瑞典国防部长对土耳其的访问,没有发作。

直到焚烧经书事件后,土耳其彻底炸了,埃苏丹这次真的被惹毛了。

如果这番话是别人说的也就罢了,但身为土耳其总统的埃尔多安亲自说出来,意味着瑞典短时间内很难进入北约了,连带着芬兰也被拖累。

当初瑞典和芬兰提出加入北约时,外界普遍认为不会有什么悬念,土耳其顶多是象征性阻拦一下,可谁曾想,土耳其和瑞典竟然走到了闹翻的边缘,瑞典加入北约的难度空前增加。

其实瑞典如今的困局完全是自己作死导致的,土耳其提出的条件并不苛刻,只是要求瑞典引渡一些库尔德人,并且再通过立法保证不再支持库尔德人。

不就是几个库尔德人嘛,瑞典看起来也没什么重大损失,但瑞典偏要和土耳其对着干,还一次比一次过分,最终彻底惹翻了埃苏丹。

你就算要和土耳其翻脸,难道就不能等进了北约再翻脸?你就算要烧经书,干嘛非得在土耳其大使馆门前烧,伊斯兰国家又不是只有土耳其一个。

瑞典作死的直接原因是总理的弱势。

去年瑞典大选后,中右翼以微弱优势击败中左翼,其中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获得了25%的票数,成为第二大党,引起了瑞典建制派的极大恐慌。

为了排斥瑞典民主党,瑞典建制派经过勾兑,选择了第三大党——温和联合党的候选人克里斯特松作为总理,就好像美国建制派为了排斥特朗普,而捏着鼻子选择拜登一样。

克里斯特松的上台并不是他有足够的实力,只是各方讨厌极右翼罢了。

这就导致白左心底里不喜欢他,极右翼也嫌弃他,两头不讨好注定了克里斯特松是个弱势总理,无法约束各方。

而这两次在土耳其大使馆门前搞事的,一个是白左势力,一个是极右翼,正好说明了问题所在。

瑞典现任首相克里斯特松

不过,瑞典在外交上的种种不理智行为,还不能完全用“总理弱势”来解释,瑞典的国家利益也是关键原因。

在不计算难民的情况下,瑞典只是一个人口不足千万的小国,虽然生活水平很高,但这种高水平的生活却是建立在它国市场开放之上的。

什么意思呢?

我们以瑞典标志性的国际化企业——HM服装为例,2020年,按人民币计算,HM的全球营收约1416亿,其中瑞典国内市场的贡献额度不到5%

显然,HM十分依赖瑞典之外的市场,尤其是欧盟和美国市场,在HM的总营收中,这两者占比超过一半,HM的营收结构,就是瑞典绝大多数企业的缩影,他们在欧美市场赚了钱,再带回瑞典国内,这才有了瑞典人的高福利生活。

换句话说,能不能在欧美出售自己的商品,直接关系到瑞典人能不能享有高福利。

既然经济命脉握在西方手中,瑞典就只能接受西方主流价值观的同化,甚至要变得比他们更狂热,才能真正融入其中,有点类似《三体》中,歌者文明为了让宇宙二维化,先对自身进行了二维化改造。

西方现在的主流价值观是白左,瑞典便只能把白左价值观奉为天条,如果瑞典不推崇白左价值观,欧美只要在市场准入上卡一下脖子,瑞典人就得失去很多福利,比起得罪土耳其那点小事,福利才是真正的大事。

所以瑞典在意识形态上会比欧美更狂热,引渡库尔德人?这违反了我们的价值观,绝对不能妥协。

瑞典有瑞典的利益考量,土耳其自然也有土耳其的利益考量。

俄乌冲突后,土耳其迎来了两头捞好处的机会。

鉴于土耳其牢牢卡住黑海的重要性,一旦土耳其倒向西方,对俄罗斯将是巨大的灾难,所以在拉拢土耳其这一点上,普京很舍得给好处。

去年11月份,俄土双方签署了天然气合作协议,要把土耳其打造成天然气枢纽,也就是俄罗斯的天然气先出口到土耳其,再由土耳其输送到周边。

土耳其作为一个压根没有多少天然气、能源大部分靠进口的国家,居然硬生生地靠外交操作,成了天然气枢纽,普京这个红包不可谓不大。

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埃苏丹搞平衡外交的能力,乌克兰政客但凡有埃苏丹三分之一的水准,今天不说吃香喝辣,起码能过上小康生活。

俄罗斯下血本发了大红包,那西方有没有给土耳其大红包呢?

没有,至少现在没看到。未来即使有,也肯定不如“天然气枢纽”这个红包大。

既然这样,那土耳其就很难放瑞典和芬兰进北约了,自古以来,哪有办事不给钱的道理。

何况是对付俄罗斯这种大事,得加钱!

可是现在瑞典那态度,别说加钱,连引渡几个库尔德人都不愿意,还要在大使馆门前给埃尔多安上眼药,那就休怪别人不客气了,土耳其可不是日韩那种被美国控制的国家,才不会干“损己利人”的事。

此外,土耳其不会轻易放瑞典进北约,也是出于维持地区均势局面的需要。

在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维持相对均势的局面,对土耳其非常重要,这是常常被忽略的一点。

土耳其之所以冷战时期被拉进北约,成为西方盟友,完全是因为它所处的位置能封锁苏联西南部出海口,堵死苏联的黑海舰队。

换言之,土耳其对西方的统战价值,是建立在苏/俄威胁之上的,俄罗斯对西方威胁越大,土耳其的统战价值越高,能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反之,俄罗斯如果衰弱,土耳其的统战价值就会下降。

如果有一天俄罗斯解体了,那土耳其不仅不再有统战价值,对西方来说还是个绊脚石。

考虑到西方从未真正把土耳其当成自己人,且双方矛盾很大,如果俄罗斯真的在俄乌冲突中战败,恐怕土耳其会成为下一个针对的目标,这可不是乱开脑洞。

2017年时,土耳其参加了一场北约军演,结果发现,演习的假想敌竟然是自己,气得土耳其不仅退出了演习,还公开表示“要重新审议该国的北约成员国地位问题”。

所以土耳其不希望俄罗斯太强,但也不希望它太弱,局势不能一边倒,如果放瑞典和芬兰进北约,区域局势将有一边倒的风险,会降低自身的统战价值,这是土耳其不愿意看到的。

自俄乌冲突开始以来,土耳其一边军援乌克兰,一边又和俄罗斯勾勾搭搭,其真实目的只有一个——维持相对均势的局面,让土耳其的统战价值最大化。

瑞典政府对此心知肚明,它知道自己即使答应了条件,后面大概率还会有更多的条件,所以干脆一开始就不答应,用白左那一套忽悠土耳其。

如果土耳其信了,那就赚了,如果土耳其不信,那就打造自身坚决捍卫西方价值观的形象,捞一波选票。

曾几何时,没人能想到土耳其和俄罗斯这对几百年老冤家有这么多的共同利益

可政治就是这么魔幻,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埃苏丹的反复横跳着实令人厌恶,你不得不说,在他的反复横跳之下,土耳其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而相比之下,包括瑞典在内的欧盟国家,手上的牌远比土耳其要好,最终却打得稀巴烂,自毁城墙的白左价值观,已经让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未来还会付出更沉重的代价

毕竟生存从来都是一种幸运,他们自己觉得有福利兜底、可以随意乱来的常态,也不过是历史片刻的偶然罢了。


-------------------------------------------

↓点击下方图片购买卢克文新书《风云录二〇二二》↓
----------------------------------------------

在我的知识星球,能看到





每日时政深度点评,了解国家大事,看透国际风云变幻

    

财经股评,从宏观视角读懂股市变化本质,掌握市场规律


分享我的观点和见解


2019年,从《文在寅的复仇》,有几百万读者关注我们,我在文章里带大家解析了当今国际局势和中国的崛起之路。

如今,有31000+读者加入我的星球,重新开始认识世界的逻辑和本质规律。

扫码加入
31000+人都在卢克文工作室
看国际风云诡谲,时事变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