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2022

Loudly Thinking 2023-01-25 19:19

1


一个月前,被问到:「今年最难(忘)的决定/改变。」
我答:「还没有,都很顺。」

并非凹人设,确是没有想到,真实的回答。或许有困难的执行,但没有困难的决策——所有决策,都很顺,自然而然,没有纠结,没有两难。

何也?因为重要的决策早已做完。

就如《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的著名论断:所有事物都经过两次创造,首先是智力上的创造,其次是体力上的创造。

2


智力上的创造,早在两年前就完成,又花了一年时间夯实;

待到今年,只不过是继续进行体力上的创造。

两年前做了什么决策?说来也简单,无非 3 个:
——离开短暂停留的职场,重新开始创业;
——不拿 VC 的钱,不做指数级增长的预期和承诺;

——确定合伙人和第一个业务。

决策虽简单,意义却深远——意味着所有权、自由意志和个人商业模式的改变。

2021 年写的《Small Businesses Owner》中有些具体论述,是那个时间点往前两年思考的总结,亦会指导未来 5~10 年的执行。

3


我总是谈架构,不仅技术有架构、产品有架构、业务有架构、文字有架构,这亦是架构——我以何种架构,存活于社会;我又以何种架构,与社会交换价值。

我们需要社会,才能生存,才能自我实现;

但社会亦有其意志,无时无刻不在试图熔化我们。

所以,不能被动,要主动搭架构,重新界定我们与社会之间的契约,重新约束权责利。

就如《为自己设计环境》所言:

设计一个与现实世界的逻辑完全不同,却又能自洽且存活的环境。我们得以按照我们的审美和想法来做事情,这反过来也持续塑造我们。

更具体而言:
  • 不做赚钱的事,构建能赚钱的系统。

  • 基于长期不变的要素,构建可长期持续的系统。

  • 让能力始终比欲望大一些,那是自由意志的存活空间。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原则,但都能通过演绎而得,上面三条是比较根本的。

4


今年亦对投资体系做了较大调整——主要是砍掉套利型、统计型的投资策略,将资金几乎都集中到对股票(公司)的价值投资。

这么做,并非是对投资体系的单点优化;而是通盘考虑投资和创业的全局优化。

统计型的投资策略,虽也能赚钱,虽也能有不错的收益率,但毕竟是一件单独的事情——同时做多件事情,效率太低。

对股票(公司)的价值投资,和创业本是一回事,归根结底都是对商业的认知。以投资者视角进行考察,以经营者视角进行实践——好业务的共性有哪些、商业模式的核心是什么、赢得竞争的关键在哪里、等等等等。

多元视角,持续修炼,持续加强对商业的认知。

5


今年还特别开心的是,写了更多、更好的文章。

无需讳言,我不为读者而写作,而是为自己而写作。更具体而言,写作主要是作为思考的过程,如果能对读者有些启发,那是意外的副产品。

正如《写在 32 岁》中所言:

追逐非共识是取巧,往往弄巧成拙;

坚持常识即是捕获洞见的唯一有效策略。

我公开表达最多的,亦都是常识。今年写过的常识列举如下,相信即便十年后重读,亦仍有价值。

6


除公众号的公开文字,还在小报童开启了付费专栏 SmallTalk 2022

这是 2022 年比 2021 年能够写得更多、更好的重要原因。

每天,我都有大量信息的输入,或来自于阅读、或来自于实操、或来自于交流。但信息的输入,与信息的吸收,是两码事。如果大量输入信息,却只是让信息穿过自己,不留下一点痕迹,不免遗憾。

借助小报童的付费专栏,强迫自己周期性地写作/思考,花额外精力刻意对信息再处理,是提高吸收效率的有效方式,通过以下几种路径:
  • 费曼学习:教是最好的学,通过复述和教导,来加强自己的记忆。
  • 提炼规律:理解事情发生的机理,提炼核心的规律。
  • 认知调优:认知被书写下来,就成为客体且清晰不可篡改,这就为批判奠定了基础,能够加以反驳、调优、完善。
作为结果,留下了 181 篇文章,是更高频的思考。

7

我总是讲:躺在过往余晖,面向未来工作

2022,虽也在工作和学习,但主要是受着过往的恩泽。

2023,要为更远的未来多创造一点价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