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圈“意难平”,90岁才在一起?!网友爆哭:只要最后是你,晚点也没关系

环球旅行 2023-01-25 20:25


环球旅行
旅行/摄影/人物/故事
关注

作者:居里

来源:居里生活笔记(ID:ktmakeup)



没想到啊,居里竟然在嗑这一对。


近来,港媒频传一对黄昏恋——胡枫和罗兰。


都已经传到在后台求婚了......



但凡你爱看TVB,对这两位绝不陌生。


“王牌绿叶、黄金配角,老戏骨嘛~”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胡枫,今年90高龄,我要是熬到这岁数可以下楼遛弯,都阿弥陀佛了。


他刚刚才在红馆开演唱会......



李小龙和他称兄道弟,张学友见了要下跪叩头。



罗兰,上周刚摆完88岁大寿,裘千尺丑到深入人心,龙婆吓到小孩屎尿不及。


但人家是千禧年第一个香港影后。



贝克汉姆赞她美丽动人,古天乐发誓要“照顾一生”。



两位加起来都快200岁了,在一起?


双方哭笑不得,但耐不住这届网友爱嗑。


几年前,他们拍《一屋老友记》,演夫妻鬼魂。


恩爱相守,双双往生,网友爆哭:想我爷爷奶奶了。



做活动,他们总以情侣身份出席。


或穿婚纱,或着裙褂,有影皆双,十分登对。



就连今年胡枫刷新最老纪录红馆开唱,流水的宾客,旁边的必然是罗兰。



但众所周知,罗兰一生不嫁。


吴君如曾问罗兰,为什么不入爱河?


“我对男女关系恐惧,男人都爱说谎!”


“但也有例外,如胡枫。”



在她那个年代,胡枫就是“九亿少女的梦”。


居里儿时特别好奇:点解TVB成日叫胡枫“修哥”?


原来,胡枫本名胡继修,祖籍广州白云区神山镇大岭下村,生于荔湾。父亲是首屈一指的古董鉴证家。



相传,古董只要经其手,何年何月,背景来头,皆难逃法眼。


诗书世代,横跨粤港,修哥就是人们常说的“西关大少”。



他家有钱到什么程度呢?举个小例子。


修哥生人不生胆,最怕烧鞭炮,逢年过节,老爸就把他送回广州。


广州不更吵?


“我广州的屋子大,从门口走到大厅,就听不到鞭炮声。”真·少爷的凡尔赛。



但和所有电视剧一样,大少都会“激死老豆摞山拜”(粤俚:气死亲爹好上坟)


21岁那年,生得靓仔的修哥跑去报考演员,险些父子反目。


皆因那时,娱乐圈不是如今日赚200w人人艳羡的名利场,而是“练精学懒、贪威识食”的大染缸。



差不多同一时期,也有一个阿妈怒火冲天:“你敢去拍戏,我都打跛你对脚。”


骂的是罗兰。



罗兰和修哥的故事,前10年是一样的。


其父是香港四大酒店的用品供应商,她自是掌上明珠,梦想考上大学。


“但最后一无所有。”



二战,外婆惨死,父亲去世。


整个娱乐圈都赞罗兰优雅斯文,说话温柔,但她此生只有一次咬牙切齿:


“我今生最恨日本仔!”



孤儿寡母,自是难捱,或许天有眼,给罗兰指了一条明路——演戏。


但演戏还惨过做贼,因为阿妈说:娱乐圈没个好人!


可就是在那个最坏的年代,却出了两位最好的演员。



罗兰眼大鼻高,中印混血,身材惹火,演技一流:


导演一看:好靓女,你去做反角。



就这样,她青年做坏女人,中年演丑女人,晚年做鬼婆婆。



演得入木三分,出街别人会指着她骂,罗兰脸上羞赧,但心里又笑。


“我一辈子都献给了电影。”



反观如今圈内,为个番位要争得头破血流,罗兰却说:


“做演员不为做主角,我宁愿做电影的‘姜葱香菜’,增香点缀。”



星途上,胡枫就不一样了。


他一出道就是做主角,一做主角就爆红。


不完全统计,他做过200多部剧的男主,将整个香港的顶级花旦都配了一遍。



都说胡枫是标致的“两广”小生相:剑眉星目,阔口大鼻,脸型大气。


加之舞技超群,江湖人称“舞王修”,彼时,也就谢霆锋老爹谢贤,可与之一较高下。



难怪天王巨星张学友、黎明、林忆莲统统认他为“契爷”。



听来,胡枫得是个风流种吧?


我又错。


那年,舞王修在圣诞派对上散发魅力,却和一位少女一见钟情。


她唤吕咏荷,人如其名,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然而,娱乐圈不变的铁律——爱豆不准谈恋爱。要谈就地下情。


于是,咏荷成了胡枫圈外女友,他们拍拖、隐婚、生子。


直到38年后,二人才补回注册。



婚是隐的,但胡枫的肉麻在圈里,无人不知。



他的名言:“吵架必须男人认错。”


“认个错不会死,但不可以让老婆流泪。”



二人漫步人生路60年,是初恋,也是绝恋。



2006年,妻子去世,胡枫在灵前写下最后一句情书:


缘尽今生,来生再续。



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爱妻走后,胡枫很久都走不出来。


但幸好,有一班老友陪着他,其中就有罗兰。



两人识于微时,一个是专一情种,一个是绝情不婚,两个爱情观大相径庭的人,却有说不尽的话。



他们一起给别人演唱会当嘉宾,说的是地狱笑话。


胡枫:“你怎么和我穿一样的西装?”


罗兰:“好认啊,我在下面就这样等你咯!”


胡枫:“呸呸呸。”



他们一起上节目,像小孩子一样互夸互呛。


罗兰:“医生让我别退休,退休就会痴呆!”


胡枫:“哇,我差点就退休了,多得罗兰姐提醒。”



罗兰白眼一翻:


“别装了,知道你马上要去红馆开演唱会啦。”



两人一对望,笑得见牙不见眼。


他们共享快乐,也同看生死。


“人老了,就只能看着老朋友一个个走。”罗兰感叹。



2020年,“香港配音王”谭炳文驾鹤西去。


罗兰牵着胡枫,送老友一程。



去年,李香琴去世,嫲嫲再唔系大厅。


胡枫带着罗兰,和故人道别。



夜色茫茫,两位耄耋老人,互相扶持,望尽人生幻变。


罗兰无儿无女,前些年,报道称她去医院安排好了后事,百年归老后,将遗体捐给医学研究。


“我虽然半辈子都演鬼,但还是要堂堂正正做个好人。”



网友看得心酸惋惜,但挚友胡枫却还是眯眯笑。


在采访中,胡枫讲了这样一段话:


“沧海桑田,世界一直在变,没有什么是可惜的。”


“只要我们怀旧就好,只要我们记得就好。”



说罢,和罗兰仰天大笑。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无所谓爱情,超越了欲望,你们互相扶持,互相信任。



在最伤痛的时刻,伸出双手,在最孤独的夜晚,拍拍肩膀。


你们大笑,你们同行,衰老变成彼此的默契,生死不过是开怀的笑话。


正如胡枫和罗兰。



人生九十,哪还管什么绯闻爱情,谁还怕什么光阴有限,过一天自有一天的欢喜。

祝愿两个老人家都能健健康康,笑口常开!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居里生活笔记(ID:ktmakeup),今天也要用心过生活。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End-
「如果觉得好看,欢迎点一个‘在看’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