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超市老板平凡的三年

虎嗅APP 2023-01-25 21:1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小付,原文标题:《熬着:一个超市老板平凡三年》,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喝酒喝来的天使投资

2019年秋天,姜老板把自己的老丈人“喝成了天使投资人”,拿到了第一笔资金五万,商业计划书就是一句话“为了家庭幸福,我要开个小超市”。说干就干,立即就在自家小区的南门里租了一套铺面,做起了小超市生意。

说是超市,也可以兼作个副食部杂货铺。用一间平房改造的门面相当简陋,卖些市面常见的瓜果蔬菜和调料肉类。这种规模的夫妻小店一直很常见,但随着经济发展和物流配送升级,这类小店渐渐被赶出了历史舞台。

姜老板最开始在法兰厂打工,后来认识了现在的老婆。磕磕绊绊成了婚,姜老板一心想要改善家里的条件,自从有了孩子也只能被动跳出舒适区,于是考了驾照跟人合伙跑出租。几年下来虽然挣了一些小钱,可随着打车软件的烧钱补贴大战,私家车运营异军突起,首当其冲就把姜老板这类传统兼职司机给刷了下来。

在家思考了一个多月,姜老板决心做一番事业。前提是必须保本,且有稳固收益的项目才行。思来想去还是小超市最合适,两口子轮流盯班,开在小区里面也不缺客源,这就是“南门超市”的背景。

超市开张了,不缺货,缺客户。

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小区一公里的那个早餐店。这家被评为附近街道最好吃的早餐店的流量密码是——掌握着日常采买权力的老头老太太一大早起来,锻炼完身体后把早餐吃了,还能顺便在这把当天的大部分采买解决。

没几天菜就黄了,冷鲜肉开始没有品相了,姜老板开始烦躁了,自学厨艺肯定赶不上人家的10年老店自带的流量。为了新增客源和维持超市生存,姜老板在连续几天观察早餐店,自己“脑爆”自己以后发现了一点点机会,既然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太,那么就从他们身上寻找需求提供服务。

于是,他决定用自己的免费模式搞流量,先从自己搞免费配送开始,替老头老太太拿东西。无论是在哪买的东西,都免费给他们拿到家门口,也就是除了自己超市的货物以外提供小区里的“最后200米”——给小区住户免费拿东西。不知道是这种模式接触的人多了还是小区就需要一个超市,反正这个超市就这样活了下来,至少挺过了三个月。

二、一个字头的诞生

2020年初,“疫情”来到了姜老板所在的小区,整个小区从开始的混乱到后面的适应直至最后和整个城市一起静默。“终于可以耍一耍了”,姜老板和老板娘与大多数忙碌的小老板们最开始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没有想到后面的走向。

“再小的生意都需要流水,在家耍着全是支出。”姜老板慢慢坐不住了,他用江湖经验开始做生意自救,利用自己相当于“短期资源仓库”的诱惑,把业主从物业群里一个一个“诱拐”到自己新成立的群里,取名为“南门超市陪你共度时艰 ”,又把自己的名字称改成了“AA我是群主鸡蛋和香烟不单送”。

建群以后的半个月里姜老板忙到飞起,店里所有存货被“一送而空”。并且由于紧俏抢手,一开始的配送制也改为了预约制。姜老板借助这次契机,从超市小老板一跃成小区里面的红人,AA老姜成为了“AKA老姜”。

“疫情”起起伏伏,“AKA老姜”的南门超市的生意在大家都相对出入自由的时候又恢复到不温不火的状态。姜老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都是一些零散进账,达不到姜老板预期的收入。

“很多人或许在某个阶段一下子太顺了,这时候极大可能产生一种错觉——自己本该越来越好。但事实上,没得到和失去是两回事,相比那些一着不慎就全面崩盘的生死局,努力一圈只是什么都没有,已算是幸运了。”

三、有过电商梦,醒了

2021年开始,姜老板发现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能睡着觉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小超市的上限就摆在那里,想更进一步,其实很难。

夜里睡不着的姜老板一直刷短视频,从“芯片战争”到“掏黄鳝”。有时候还大半夜披着衣服去看看自家的酱油配料表,犹豫自己是不是要带头来抵制这些“科技与狠活”。

老板娘见到就埋怨:“人家都发短视频挣钱,你看短视频费电啊。”“只要不赔钱,反正也不亏,你有的是时间”。说干就干可能就是姜老板他们这些人最高贵的品质,很快,姜老板找亲戚朋友砍单完后买了手机支架和补光灯,准备开始短视频直播电商大业。

开始姜老板都不敢直播,只能面对着屏幕录像,一边念稿子一边放开自己的四肢,用四肢给自己壮胆,把自己搞得“激情澎湃”。他打算等自己能轻松面对手机镜头了再直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结结巴巴,头都不敢抬起来,眼睛也不能面对抹了发蜡的油头造型。

tony在给姜老板设计这种油头造型的时候说“自信从头开始”。“对嘛,从头开始,在学会抹发蜡的同时面对镜头也越来越自然。”熟练以后,姜老板开启了自己的直播之路。

“其实现在回过头看,直播这件事很无聊的,没得哪个喜欢看平凡普通的故事。”姜老板在自己的超市里面直播也只能基于超市的东西说说故事或者形容食物如何好吃,而且他自己的形容词都是被直播消音的那种,“我*真t*d好吃,哎,我*这个从小吃到大,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从玉米说到六便士。”另外也是没有流量。“我t*d有钱能冲流量给我推流了,那不是证明我t*d早就有钱了?”

现在两头都搞不好了。虽然看上去有好几百个粉丝,但直播时的粉丝从没有破百过。“冷启动”的直播间粉丝有时来自姜老板的送菜群,或者亲戚朋友的和谐群,偶尔tony老师也被预告看直播。这些分散以及基于人情来的人,基本时间安排都不太一样,送菜群的业主可能在看洗衣液如何选择;亲戚朋友看直播的时候则是在想大家都是亲戚朋友了这一分两毛的福利还不直接送;tony老师下班到家看直播时姜老板都快睡了。

拥抱互联网的同时,姜老板以前的实体经济基础也开始动摇。线下服务不满意率开始增加,有时候问好几次菜价才能得到答复,送货上门的服务也是一慢再慢,估计连他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早餐店都觉得“无敌这是寂寞了”。

和预想的一样,姜老板们真的从短视频上赚不到钱。

毕竟他们太平凡了,姜老板自己的电商梦倒在了榜一大哥到来的前夜。

四、熬着

“现在我真信了司马懿晓得诸葛亮是空城计,为啥当时还是那样选择?”

虽然电商梦破碎,但还是会看短视频“终身学习”的姜老板开悟了。因为他失去了对手。这个既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他最大流量截取的早餐店,伴随着创业开始就存在,最终倒在了2022年底。

按道理来说,没了竞争对手的姜老板应该高兴才对,但高兴了一天就发现不对了。没有了早餐店这个聚集点,姜老板的新客源和老客户不再集中,曾经因为各种缘由聚集在一起的热群,似乎都不在了。锻炼回来的老头老太太都不是从一个方向回来了,他们再不会从一条街集中到小区的同一个门口。“原来多想它早点倒闭,现在已经开始怀念和它竞争的三年了”。

“还是拥抱互联网嘞”,姜老板开起了快车。虽然专车确实收入好一些,除了照顾超市时间不允许,专车的月供给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也要大很多。

“揾食艰难”,姜老板用不熟悉的粤语说出来这句话时,他可能更多的不是难过,估计是喜欢这句话在短视频上各种演绎之后的那种诙谐自嘲吧。

普通姜老板的三年,是从送菜老姜高光到了AKA老姜。期间他差点成为社区级网红KOL老姜,现在他的身份是孩子他爸、老板娘他男人和快车司机姜师傅,以及他们街道最懂配料表的超市老板。

如果有一天你打到老姜的车,恰好你的手机又安装了来电提醒软件,你看到的号码标注其实还是“物流快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小付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End

想涨知识 关注虎嗅视频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