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话点播到全民狂欢,春晚互动进化史

大象放映室 2023-01-25 22:10

如果说有一档节目能够贯穿两代人的童年回忆甚至超越节目本身成为一种文化符号。

那么这档节目一定叫做——

春晚。

它一度被视作我们在春节时的“新民俗”,又随着社会的多元化衍生出“吐槽春晚”的全民狂欢。

但每隔几年,那些出现在春晚舞台上的角色,还是会不时被我们想起,成为一段我们所共有的回忆。

他们可以是除夕之夜用打牌针砭时弊的老同学;也可以是用巧言辞令哄骗消费者的房产经销商;还可以是赶鸭上架假戏真做的家政大姐;亦或是尽职尽责为大家收发快件的极兔速递小哥。

如果说此前联结我们的是记忆中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一个个阴差阳错故事 。

那么今天,借助发达的物流网络,兔兔快递员得以把新春的年味,借由一件件年货(快递)投送到万亿个家庭中。

又借由我们对家人、朋友的寄望与祝福,把更多共度春节的人们连接到了一起。

或许是某种巧合,这种“让大家一起过年”的愿景,也同样可以看作春晚40余年发展变化的一枝脉络走向。

今天就让我们透过春晚这座舞台,去管窥这条专属于中国人的文化纽带。

1983年春晚最大的挑战,便是以直播的方式播送节目。

当年由于电视录像技术的成熟,央视为了保证节目质量,大量录播替代直播。

而春晚的直播要求,则让生疏了直播技术的央视导演们忐忑不已。

之所以选择直播放送,则源于另一项划时代创举——

电话点播制。

在晚会直播期间,观众可以电话联系现场的工作人员,点名喜爱的演员,点播想看的节目。

而现场的主持人也会根据节目与演员的投票情况,实时预告并安排后续节目的演出准备。

这种与观众互动的方式很快引发热烈反响。

那一年的除夕夜,人们在公共电话前排起长队,只为体验一下和春晚现场一起过节的快乐。

而另一边灵活自由的节目安排形式,不仅带来了歌唱演员与京剧演员的同台飙“戏”;

也带来了我国社会风貌经历巨变的标志性节目《乡恋》;

甚至还有斯琴高娃扮演的虎妞打破第四堵墙,直接以剧中人的身份与现场观众对话。

这些跨界整活的节目也大都成了后来难以复刻的经典。

而另一方面,1985年开始的几年间中国的电视产量连续超越美国、日本,问鼎全球第一。

世界工厂的峥嵘,此刻初露。

依托电视机的普及与春晚的造梗能力,春晚的节目成了链接中国人的文化纽带。

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中央电视台第一次直播或录播了全部52场世界杯比赛,

很多球迷熬夜看球的习惯自此而始。

而伴随着社会的持续开放,我们与世界间或大或小的纽带也渐次丰富了起来。

作为那一年的春晚,央视第一次采用同步双语直播的形式,将散落在全球各地的华人游子汇聚到了一起。

不过随着春节晚会节目的逐渐成熟,最初电话点播的互动形式逐渐被淘汰,观众再一次参与春晚的互动还要等到——

1992年。

从这一年开始,“我最喜爱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活动正式启动。

所有观众都可以参与投票,并于元宵节晚会上公布片选结果。

或许相比于当年的电话点播,投票互动少了几分即时性,因为也没了电话的限制,让更多一起过年的观众能够参与到这场春节的联欢之中。

只是那年春晚,只选一个“最”喜爱的节目,颇有些令人为难。

1999年1月,一部名为《硅谷商战》的书正式出版,这本书的作者叫李彦宏。

几个月后,他回到国内创立了百度。

而在99年前后,腾讯、新浪、阿里、当当等一批公司先后成立,共同打造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元年。

同样那一年的春晚也成了技术爆发式发展的晴雨表。

1999年,春晚完成了自己的网络直播首秀,并伴随此后几十年的发展。

让春晚不再受限于电视平台直播的禁锢,可以越发便捷地收看回放、点播、评论。

通过网络将所有一起过年的华人汇聚到了一起。

或许随着时代的发展,互联网上的声音已经逐渐从对春晚热梗的传播,一点点变成了春晚槽点的讨论。

而这又何尝不是种“一起过年”的热闹呢?

不过现在你我之间的连接,早已不只是一根根电话线路,或是投递给春晚剧组的一封封信件,也不只是一个个讨论春晚热点、槽点的帖子。

而是一个发达健全的物流运输网络,将我们的心意分享给远方的朋友,将我们的祝愿梢送给故乡的家人。

而此刻正在看视频通过这个视频连接在一起的观众姥爷,也愿你能在这个崭新的兔年——

前“兔”似锦,“兔”飞猛进。

把前一年的成就都变成再上层楼的基石,而前一年的遗憾都变成姗姗来迟的惊喜。

让我们下个春晚再见。

吉时吉速收极兔,好货好运不停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