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PK,谁能笑到最后?

看电影杂志 2023-01-25 22:35
张鲁一、于和伟版的《三体》看了吗?
它让粉丝从高呼“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转而喊出“嘤嘤嘤太还原了神作”。
一个本被认为不可能的“三体问题”,被小荧屏解了出来。
许多大银幕容纳不了的故事,正被用这种方式演绎出不同的可能性。
今年,网飞还要拍一部《三体》;
《好兆头》的第二季,还要继续天使和魔鬼的爱恨情仇;
[新蝙蝠侠]里无法展开的企鹅人故事,会在《企鹅人》剧集里大书特书……
2023年,我们还期待这些剧集,在大银幕之外,大展拳脚。
今天,从这几部开始讲起。
三体
Three-Body Problem Season 1
导演 明基·斯皮罗/曾国祥
主演 约翰·布莱德利/艾莎·冈萨雷斯/本尼迪克特·黄/利亚姆·坎宁安
类型 剧情/科幻/悬疑
三体,麻烦题
“不要回答”是小说《三体》的“名句”,可就在跨越2022到2023的一年间,我们就会听到三次“回答”。
除了这部重磅投资的网飞剧集,我们自己的真人剧集也已经亮相——同样等待了太久。
而在我们行文之际,动画版的《三体》正经历着舆论激荡……
从2009年刘慈欣卖出影视改编版权,竟然过去了13年,这个时间跨度,多少也有点“三体感”。
这种跨类型、跨平台、跨国界、跨文化的改编齐聚,让本就丰富的《三体》拥有了更多可深究的元素,说2023年是“三体年”,恐怕也并非言过其实。
在不同的版本中,我们对网飞版《三体》了解最少,作为年度大项目,它的进度和保密工作不逊于诸如“星战”、“MCU”的作品。
但有三个支点,可以帮助我们谈论对这部出圈、出国作品的期待。
第一个是改编史
在谈论剧集《三体》之前,我们应该先谈谈[流浪地球]。
在改编领域,一直都有二流小说更可能变成一流电影的说法。
我们无需纠结于《流浪地球》是否是二流小说,至少在刘慈欣的作品中,如果以《三体》为参照,《流浪地球》显然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它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导演郭帆
成功实现了改造、补完、调整等操作,再借着一个精准的“科幻元年”口号以及积极的市场反馈,真正实现了大刘作品的视听化“转译”。
当年,我们基于电影产业本身看[流浪地球],但是当《三体》更加复杂、深邃、敏感的科幻杰作进入这个改编道路,衍生出一个又一个问题。
所以,当网飞斥巨资从游族那拿下影视改编权,它实际上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参照物。
它被拍摄本身,相比于需要各种机缘加持、各种标准碰撞的“它被拍好”,已经是开拓性的一步。
第二个是主创“2DB”,即戴维·贝尼奥夫D·B·威斯
在剧集《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完结之时,这两位成了全球互联网上,最“遭恨”的人。
不同的权游粉,会从不同的角度、心情,为角色、为故事走向、为这个奇幻大戏落幕的方式,对他们口诛笔伐。
阿看作为大军的一员,无意给他们翻案。
不过,在告别之后,无论是迪士尼,还是网飞,都对这两位炙手可热的编剧颇为关注,都传出过预算充足的制作计划。
也再次证明,大厂看人的维度是不同的,他们不缺版权资产,缺少的是对这些资产变现与收获反响的能力。
从亚马逊、迪士尼+、苹果+这些流媒体巨头的砸钱动向就不难发现,收拢创作者的报价已经愈发惊人——平台竞争对于创作者的好处。
另外,2DB在《权力的游戏》原著的加持以及马丁有限度的参与下,最初的改编还是比较稳扎稳打的。
如今有了更大的话语权,又是网飞一揽子计划(总金额高达2亿美元)的第一炮,从意愿上,我们不应该怀疑2DB做好的雄心壮志。
最后则是科幻作品在流媒体上的状况。
一些超级IP,在流媒体军备竞赛的背景下,每季基本都能保证近亿美元的预算,它足以确保小说以行业标准实现视听化。
当然,这可能意味着最后的成品只是“标准件”,这经常与热门题材的高期待形成落差,导致后续一系列争议。
冷静来看,三体首先需要一个视听标准件,形成基本参照,这是任何经典的必经之路,也是小说进一步出圈的必经之路。
欧美有成熟的科幻体系,但这不意味着这是一个庞大的圈子。
实际上深入科幻圈的发烧友都知道,欧美科幻的影视化程度,多少遮蔽了这个圈子其实不大的事实。
刘慈欣的《三体》作为小说收获的反响,实现了第一次破冰,而它的影视化,只要处于标准件,都会带来第二次破冰。
当然,这个标准件的标准依赖于之前提及的行业水准,而不是评分。
因为《三体》注定面对着最复杂的网络评价环境。
作为国人科幻,咱们有话说;作为热门改编,欧美受众,同样不会闲着。
以往作品那种隔岸看热闹的情况,可能变成两边都热闹。
因此对《三体》改编的成败,需要“让子弹飞一会”,更不用说,国产样本已经先于亮相,只是想想,就很刺激。
《三体》也是新冠的“受害者”。
最初2019年9月的拍摄计划延迟到了2021年11月,在2022年12月的最新资讯里,据说完成了全部外景和演员拍摄。
考虑到这部科幻作品的技术含量,后期制作至少需要半年,因此,它很可能会在2023年的岁末登陆网飞。
在基本信息方面,最不确定的是集数,通过这个数字我们能更清晰地判断一些风险。
《三体》小说的单卷篇幅跟《权力的游戏》是相近的,因此,如果按照60分钟一集的标准,它至少需要8-10集,才能保证影视化对原著的常规覆盖。
虽然网飞近年的热门剧都在8集,但像《王冠》,则一直遵循着10集的制作规模。
在给定的预算之下,决定集数的往往是主创,这算是对2DB的第一个考验。
因为在美式剧集制作模式下——流媒体与付费、公共台在这方面没有大区别,真正核心的主创是“Creator”
他既负担制片人的大决策权,很多时候也作为编剧,把控项目,“2DB”在《三体》改编中的职责,正是如此。
相比之下,导演则更接近执行者。
最早出现在导演名单里的曾国祥,目前来看很可能执导的只是“试播集”。
它并不必然成为正式剧集的一部分,特别是相关视频资料出现的时间比较早,势必面临后期的诸多调整。
从那些片段、图片里,能看到服化道方面的努力,便已足够。
另一个已经确认的导演名叫明基·斯皮罗,从她的咖位和履历就已经告诉我们,剧集会采用多导演执行制。
最后,是相对平淡的演员阵容,这对于《三体》是好事。
今天的流媒体剧集早就面临大牌入侵的状况,演员本身的星级不足,能确保更多的预算投入到制作端。
而面对这个特定背景的题材,无论“2DB”如何改编,对亚裔的需求,都不可能削减。
期待、怀疑、看热闹,无论基于何种心态,《三体》这部为文明的碰撞提供了一种想象的文字作品,将通过影视改编在文化娱乐领域中,再次演绎一次碰撞。

好兆头第二季

Good Omens Season 2

导演 道格拉斯·麦金农

主演 大卫·田纳特/麦克·辛/乔恩·哈姆/奎琳·塞普尔维达/米兰达·理查森

类型 喜剧/奇幻
继续上头
剧集《好兆头》对于尼尔·盖曼而言,的确是个好兆头。
作为一位知名作家,他的作品没少被改编,比如[星尘]。但在进度、反响、忠实度各方面,都与这位作家的水平不够匹配。
而他本人念兹在兹的项目,比如《睡魔》,甚至一直找不到影视化的突破口。
这一切,似乎都随着2019年的《好兆头》改变了。
就在这部剧集之后,停滞的《睡魔》也加速实现,这个更大的“天使与魔鬼”世界,加叠在《好兆头》之上,也进一步展现了盖曼这位作家,驾驭不同深度,不同情感的能力。
在这样一个因为流媒体军备竞赛升级,对内容提出了黑洞级需求的时代,这样的作家,永远是个宝藏。
回到第二季,如今面对四面透风的互联网,一个影视作品讲什么,永远是最大的秘密。
在早期的风言风语中,普遍认为尼尔·盖曼会从已有的“遗产”中寻找突破口。
当初他与著名小说家特里·普拉切特合写这部小说时,有过一个续集计划,但最终没能实现,用第二季实现它似乎很符合逻辑。
尼尔的回应则画了一个更大的饼——如果会呈现这个故事,那要等到第三季。
那意思就是全看观众支不支持第二季了。
归纳几次有限访谈的只言片语,我们可以确认三点。
第一,第一季的故事骨干上帝与撒旦都不会再出现,因为他们的故事能量已经完全释放。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麦克多蒙德没有出现在演员阵容中,是明确的证据。
第二,这一季天使似乎是更重要的角色群。
尼尔表示上一季的天使“堕落”得有点过分,他希望在这一季里让天使拥有更多的“善良”,而故事的主线也与一个天使的秘密有关。
第三,其实对这个剧集并不是关键,但多少实现了尼尔的梦想。
那就是预算的提升,让特效有了更多的施展空间,也导致了更长的后期制作。
当 然,上帝、撒旦、其他天使,都没有迈克·辛与大卫·田纳特重要。
这是《好兆头》的最大宝藏。
英国演员的互动产生激烈的化学反应真的一点不新鲜,这两位也不是第一次在影视作品里实现这种化学反应。
但很少有比天使与恶魔这样极端的设定,更能提升这种化学反应的浓度,特别是对于浸淫于宗教文化的西方观众——所以我们不会奇怪,比较虔诚的宗教组织依然对这种“亵渎式”描绘表示抗议。
即便是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的观众,由于这种文化的无处不在,在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经典文化符号的内涵置换,都是强化CP的元素。
至于我们这些非西方观众,“英国演员”这四个字本身,就是CP之毒,不可抵御。
所以,故事什么的,真的不重要。
只要看着两老头,一起聊天、走路、互相“伤害”与拯救,就足够了。

企鹅人

Penguin

导演 克雷格·卓贝

主演 科林·法瑞尔/克里斯汀·米利欧缇

类型 剧情/犯罪


铁打哥谭流水DC
2022年最后的两个月,所有DC粉丝再度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的过山车历程。
从[黑亚当]终于亮相,到亨超惊喜回归;到票房反响纷争,以及亨超确认不回归;
再到海王、女侠悬而未决,冈恩再写新超人剧本……情绪激烈的粉丝们或许也需要一两片布洛芬止痛了。
然而,在这样的风起云涌中,自有一角,岿然不动。
蝙蝠侠,这个DC一哥,面对不管是怎样的未来,都迈着自己的步伐。
连带着,《企鹅人》作为早早确认的衍生剧集,丝毫没有受到新主管风波的影响,继续畅想着没有蝙蝠侠的日子。
让我们回到源头,就在[新蝙蝠侠]收获了令人满意的商业反馈后,《企鹅人》项目就立马通过了。
从马特电影剧本对这座城市的披露程度和展现程度,这个选择丝毫不令人意外。
正如他在说明剧集立意时所说的,“这个混乱、复杂的世界,值得通过奥斯瓦尔德·科布波特的眼睛进行更深入凝视”。
蝙蝠侠是通过各种怪异的角色与这种城市产生联系的。
而反派们,才是与这座城市直连的角色。这种联动,之前已经通过类似《哥谭》这样的剧集,进行过一次描绘。
但从规模、阵容,以及与蝙蝠侠电影世界的关系,拍过好多季的《哥谭》,显然无法与这部《企鹅人》相提并论。
当然,观众们也不会介意继续看着科林·法瑞尔在浓重的化妆之下,演绎邪恶。
像所有剧集一样,我们对情节几乎一无所知,但HBO Max的高管萨拉·奥布里提示的时间线,让我们对《企鹅人》有了一个模糊的定位。
它会紧随[新蝙蝠侠]的故事,一场蓄谋已久的大水为哥谭的混乱增添了新的能量,人民在他的引领下,度过了这个危机。
但正如所有自然灾害指南都会提醒的,灾后重建的过程,是更为混乱,滋生更多犯罪与黑暗的时间段。
普通人的恐慌与权力的真空——大佬法尔科内已死,让企鹅人看到了崛起的机会。
在确认克里斯汀·米利欧缇出演索菲亚·法尔科内之后,与之形成对峙的力量似乎也已经呼之欲出。
当然,作为法尔科内曾经的副手,暂时帮助他的女儿度过危机,也是一种可能的选择,这不会妨碍他走向更高的权力。
另外,作为蝙蝠侠第一部与第二部的衔接者,既然小丑已经在片尾彩蛋亮相,在确定蝙蝠侠不会在剧集中出现的前提下,将一些情节线索引向小丑,不失为一种吸引观众注意力的手段——哪怕只是一些烟雾弹。
总之,在这个很可能是6-8集的限定剧里,我们应该能够知道,当第二部发生的时候,企鹅人将以何种身份,再次给蝙蝠侠制造麻烦。

阿索卡

Ahsoka Tano

主演 罗莎里奥·道森/海登·克里斯滕森/刘承羽

类型 剧情/奇幻


漫长的等待
对于一个受众极广的影视作品,缺少的从来不是信息,即便官方愈发变得谨言慎行。
问题在于,坊间传闻过多,很多都演变成已有文献熟悉度的比拼,以及想象力的对决,与剧集本身,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比如海登·克里斯滕森的加盟。
考虑到《阿索卡》可能的时间线,两者在剧集里交集势必非常有限,维达能够以“樱桃”的方式出现,或许才是他最佳的登场方式。
另外,像索隆将军这样的人气反派,在一个新剧集的第一季,疯狂暗示比直接登场,显然更符合剧集的叙事需求。
从星战宇宙的影视开发角度,《阿索卡》才是对旧资产变现最有前景的计划。
从《克隆人战争》到《义军崛起》,两部动画不仅忠实于主宇宙,又扩展了主宇宙,并成为死忠粉们“后花园”。
通过真人化的尝试,在动画里出现的人物、事件,天然具备改编的优渥条件。
对于忠实粉丝,它是已经实现的,剩下的问 是如何再现,哪些会再现。
另一方面,类似阿索卡、萨宾·雷恩、赫拉·辛杜拉这样的角色,填补了前传与后传之间漫长的时光,那是星战粉丝在等待中的丝丝光亮。
动画的制作特性与剧集的延展,也为这些“新角色”提供了足够的成长空间。
这一切恰恰是后传大电影的新角色们缺少的,一旦后传世界观本身变得破败不堪,那些角色也无力独立产生持续的影响力。
从这个角度,《阿索卡》的真人剧集,来的正是时候。
而与《欧比旺》这样更资深的角色相比,作为同样与达斯·维达有着深深羁绊的角色,阿索卡则要轻盈得多,不必背负六部大电影施加在欧比旺身上的神话光晕。
而存在于动画、漫画世界,也没有角色与演员捆绑这个既是优势,也是桎梏的限制。
遇到道森这样靠谱的、令人信服的表演者,以及菲洛尼恰到好处的安排,当她以一个类似日本武士的形象出现,足以引发嚎叫。
既然提到了菲洛尼,我们也能得到这个剧集质量的又一重保障。
作为《义军崛起》的主要参与者,他或许是最熟悉阿索卡故事线、角色群的人。
只要对照一下他在《曼达洛人》第三季中负担的工作量,就不难判断他投注了多少精力到这个等待已久的角色之中。
戴夫·菲洛尼,本作编剧/导演
最后,不能忽略的是,在今天这个女性角色需要被认真对待的时代,阿索卡当年埋下的种子本就到了茁壮成长的时刻。
一部专属剧集,是阿索卡和她的战友、敌人们应得的。
在后传中没能彻底实现的一些目标,或许可以在《阿索卡》中实现。
考虑到《曼达洛人》第三季已经确定在3月亮相,从内容布局的角度,我们最快也得到秋天才能看到《阿索卡》。
在2010年代以来的星战影视中,以角色名命名的影视作品还没有取得相匹配的反响,2022年的《安多》稍稍扭转了这个局面,但他角色的设定局限了他的影响力。
但愿《阿索卡》能够为我们开启一个更广阔的角色库,书写属于她们的新传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