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晒书房了

记忆承载3 2023-01-26 11:30

有人让我评论,几个教授出身的大V,晒书房的行为上了热搜。

我看了下,确切的说,人家是在晒书架和书,我不知道这有啥好值得关注的,但既然大家聊起,不妨借此机会,回复一个很多人问过很多年的话题。

就是某些人让我开书单,问我,要读哪些书。

每次遇到这个话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按照我的想法,提问者无非两种情况。

第一种,你喜欢读书。

那你不会来问我,要读什么书,你喜欢是你自己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

我强迫你去读的,你不一定读的进去,我没有推荐的,你未必不是看的津津有味。

第二种,你其实是在问,看什么书能解决问题?

我的答案是,我觉得吧,看什么书都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因为看书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书是什么东西?是人们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或者已经解决过的问题的记录。

就像码农在看buglist。

看书是什么?就是你看过多少行buglist,你看再多,也未必能解面前这个bug。

我知道提问者想要什么,你想要的是一种确定的规律,类似三体里面周文王声称自己发现的有关恒纪元和乱纪元规律的万年历。

有时候你对更大的书房,更多的书架的向往,是一种对于自己已经探索过规律的总结。

当你看到满屋子书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自己为寻找规律做过的努力的一种体现,或者说,徽章。

我完全理解这种情绪。

十年前,有本韩剧,叫做来自星星的你,主角是一个外星人,在地球上已经活了400多年,都教授。

他家很有意思,布置的很像一个巨大的博物馆,而且家里有一棵树,活的树,树旁边有个望远镜,随时方便他遥望星空,看自己的老家,某个星球,树底下有个躺椅,都教授常常躺在上面看书。

我对爱情故事没兴趣,但是对都教授的生活方式很感兴趣。

于是就买了一个像剧中一样的天文望远镜,在楼上布置了一个活动室,起初想着种树,种活树需要阳光,阳光需要开天窗,开天窗需要批文,后来发现很复杂,于是作罢。

然后又到处找仿真树,我弄了些仿真的棕榈树,一缸仿真的荷花,躺椅,....,就在我寻找仿真的桃花树时,热度过去了。

因为工作有点忙,我没功夫捣鼓这个。之后,那个活动室我一年都不会去一次,那台望远镜,只用过一次,就是我带着儿子看月亮表面的环形山。

曾经,几个星期内有过打造都教授书房的念头,很快就消散了。

其实我来告诉你,都教授的书房是怎么形成的,很简单,时间。

都教授是外星人,他活了400年,像博物馆一样多的书并不是他刻意搜罗来装点门面的,而是他的生活积累,400年的生活积累。尤其是你要注意,这400年来大部分时间都是没有计算机的,只有纸版书。

你要是能活400年,估计你的书架比他还大,还高。当然,得是非计算机时代。

所以什么是书?其实就是一个人用旧了的内裤。

你没有活400年,却非要搞得自己用旧了的内裤是别人的几十倍,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又或者,人家把旧内裤都扔了,只有你刻意保存起来,这又是什么心态?

你品,你仔细品。

我知道有很多读者会说,我也读过很多书,尤其是跟久了的读者,他们会从我随口引用的内容来判断我读过很多书。

也许我真的读过很多书,但是我不记得我读过些什么书。就像我曾经做过码农,我不记得自己到底看过些什么代码,我曾经做过产品经理,我也不记得自己经手过多少PPT。

多少我肯定是不记得了,但是我经手过的代码和PPT,肯定是以T论的。T下面是G,G下面是M,M下面是K,K下面才是字节。

1T=1024G。

你注意,是代码和PPT,不是小电影哦。

如果把那些东西都打印出来,也许能打个博物馆。理论上讲,那些也是书呀。

时至今日,我没有书房,也没有书架。

我的工作台,长不过1米6,宽不过40公分。

钱钟书的老婆说,他家里有两张书桌,大的是钱钟书的,小的是自己的,因为钱钟书的学问比自己大。

如果你按照这种理论,我儿子的学问比我大。

他的书桌比我大多了,他还有五个书架,但是我仔细看了下,上面密密麻麻摆满的大都是些斗罗大陆之类的爽文。

他一个中学生,就会积累这么多书,可见我没说错。

一个人看过的书,大约等于他用过的旧内裤,你用过的旧内裤越多,顶多说明你阅历丰富。

可是这个阅历丰富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也许什么都不意味。

就像一个经济学家,可能看过好几个书架的经济学相关著作,问题是,他到底有没有真金白银的操盘过?

如果你把我看盘时看到的那些信息都打印出来,你把我听美联储讲话的内容都打印出来,你把我每天在市场里接受的信息都打印出来,或许我一年之内接受过的信息打出来,比这个经济学家一辈子看过的书还要多得多。

你觉得谁的阅历丰富呢?

更重要的是,书是什么?是过时的信息。

过时的信息未必没有参考价值,可是,你觉得,都教授在400年前看过的那些书,对于他解决当下的问题究竟有多少帮助?

所谓看书学习的过程,更像三体里面周文王对着已经过去的世界总结恒纪元与乱纪元之间的规律。

可是你面对的,是三体里面纣王那个问题,那就是恒纪元与乱纪元之间,很可能根本没有规律,或者说,没有持久的规律。

所以刘慈欣才会总结出宇宙的第一规律是生存。

你得活下去,才有解释权。

那生存这个动作本身,或者说在没有规律的恒纪元与乱纪元的随机跳动过程中谋生的这个过程,是不是看书呢?

你问我,什么是我的书房,什么是我的书架。

很简单,宇宙是我的书房,天地是我的书架,人生是我在看书?不,人生是我在写书。

我在天地宇宙间,写我自己那本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