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不起三亚的95后,扎堆涌向“平替景点”

城市进化论 2023-01-26 11:46

品|虎嗅商业消费组

作者|赵烨楠

编辑|苗正卿

题图|摄图网500895396


95后Rika瞄了眼手机上飞往三亚的机票价格,她平复了一下心情,立刻开始搜索飞往其他海滨城市的机票。

这位留学归来、在深圳外企工作的精致95后发现自己去不起三亚了。

“放开”让三亚身价水涨船高:虽然深圳与三亚的直线距离只有900多公里,但元旦期间的往返机票达到了三千元;酒店的价格也在“涨涨不休”,平时三四百元的连锁酒店也已上涨至千余元。元旦期间,三亚酒店的单晚均价被拉到了1553元。

Rika摸了摸自己钱包,想了想2022年找工作的跌宕起伏,和她在深圳公寓的房租。最终,Rika选中了三亚平替——听着不那么兴奋却便宜许多的珠海。

Rika只是寻找三亚平替的95后群体中的一个。

在小红书上,带上一句“别去三亚,来xx吧”的标题,就是一篇流量爆款。配上万宁、陵水的海边照片,椰树下沙滩边放一杯长岛冰茶;或是一篇广西北海沙滩落日的图文攻略,再附上低廉的价格,点赞数总能破万。

而在这些内容下,往往是95后、00后用户的欢呼和叫好,他们会用戏谑的口吻吐槽自己去不起三亚,或者故意用凡尔赛的口气吹嘘一波平替城市。翻看这些用户的其他内容,你会发现“被平替”的不只是三亚:他们会探讨煮草药洗发替代大牌洗发水、热衷炖肉喂猫取代进口干粮,他们大多熟稔咸鱼薅羊毛的高阶技巧……

和前辈们相比,他们依然渴望精致、刺激、绚烂,只是他们变得务实。在这场“三亚平替”潮中,他们开始追寻更真实的体验与感受,哪怕不是三亚,只要开心,也行。

从三亚溢出来的人

年轻人是从各地溢往三亚,又从三亚溢出来的。

疫情开放后,三亚旅游一夜之间爆火。消息一宣布,许多人立即开始掏出手机订上一张飞往三亚的机票,社交媒体上也多出许多把位置钉到三亚海滩上的人。

这种热度一直持续到元旦。据驴妈妈旅游网《2023元旦出游总结报告》显示,三亚位居元旦假期全国热门目的地前十。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在元旦期间运送旅客达到17.7万人次。

热度到达顶峰便会产生分流与稀释。

旁边的陵水和万宁就成为三亚分流的前二之选。据官方发布厅统计,元旦期间,陵水共接待游客10.82万人次,万宁全市在元旦期间共接待游客10.79万人次。

另一方面,不爱凑热闹的95后们,也倾向于把目光转向性价比更高的小众旅游地上。

在社交平台上搜索“三亚平替”,一些城市高频出现。首先是岛内的万宁、陵水、琼海,再是两广西边的北海、防城港和东边的珠海、汕尾。

居住在西安的旅行博主“种一颗啾啾”,就把目光从三亚转向了周边城市。“种一颗啾啾”早早订好了到海南的机票,只不过不是去三亚,而是去往三亚东北方向距离74公里的陵水县。

去陵水的冲动是被抖音上的一篇商家视频点燃的。“捞海星、看魔鬼鱼,还能出海赶海”,陵水三天两晚之行在抖音的宣传中只要800元,比同期的三亚还是要便宜上许多。

被视频诱惑的“种一颗啾啾”就这样转道去了陵水,还在陵水订了一个月的长租房,价格也只要3000多。只是没想到,刚结束三天的隔离出来,没两天陵水县就宣布开放了。

疫情结束前后的海南岛像个平行时空,从空城一幕穿越到人山人海。“疫情一放开,看到三亚机场每天的吞吐量忽然就升到十几万人”,“种一颗啾啾”回忆道。

从三亚溢出到陵水的游客相当多。

陵水的岛与岛之间几分钟一趟的公交船,是当地人必备的交通方式。5号之前,陵水的公交船单程一元,5号之后便涨到了两块,这是游客人数衬托起的底气。

陵水县的新村夜市,“种一颗啾啾”基本每晚都去。夜市每晚六点出摊,开放前的夜市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再去的时候,“种一颗啾啾”被夜市上的人潮吓到,她之前吃的那家生蚝店,八点多就售罄买不到了,大排档老板的说话声都变得宏亮了。

后来,她在小红书上发布了陵水攻略。那篇充满热带气息的陵水游记在她的主页上数据断层出道,点赞收藏数达到3.5w/5w。

“种一颗啾啾”没想到大家会这么爱看这个,直呼“数据都爆了”。

居住在成都的95后摄影师克克,也在12月中旬趁着人还不算太多,飞到了海南万宁。

12月的万宁白天温度在20度以上。克克白天下海冲浪,在沙滩上躺着晒太阳,或者在海边的咖啡店坐着发呆一下午。万宁租车玩一天也只要50—100块,沿着日月湾的海边公路,他飞驰到夕阳落下。

年轻人在三亚平替的旅行中体会到属于他们的片刻。

平替城市也想喝汤

平替概念是被地方旅游局、旅游产业链上的人逐渐营销出来的。靠旅游业吃饭的城市,从政府机构到普通人,没有人不急。疫情下旅游业重创,国内封控此起彼伏,能出游的机会本就不多。许多支柱性产业单一、依靠旅游的城市,各行各业及当地税收都倚靠游客带来的收入。

海南岛内的万宁是最早被炒起来的城市。万宁的日月湾海浪绵长,起浪频率高,最早打出了冲浪胜地的名号。随之,万宁推进“体育+旅游”产业深度融合,挖掘滑翔、跳伞等空中运动,举办大型赛事,将“滨海城市与运动海湾,我们正在遇见青春年华”作为城市旅游宣传的口号。

万宁、陵水等城市民宿、当地旅行社在小红书等平台进行营销。打出“去三亚不如来xx”的口号。在某旅行类网站上,还有广西北海的私家团在标题简介中直接打上了“三亚平替”的标签。

近些年,万宁成为继三亚之后海南岛内最火的旅游目的地。许多没法出国的年轻人和长居中国的外国人,在这里开party、参加音乐节、冲浪、骑摩托吹海风,将这里变成了一片狂欢的乐土。

年轻用户的参与、再分享,让平替城市的旅游热潮形成循环。

在杭州生活的95后大厂员工丁丁就通过社交媒体挖掘了好多旅行地。

工作这三年,丁丁一次也没出国。大学时丁丁读摄影,一放假,她老和同学约着去不同的东南亚国家游玩、拍摄。疫情前去东南亚的性价比比海南岛还要高。而过去的几年,国内的各个旅游城市相继在网络平台上映入眼帘。

丁丁在杭州一家文娱类大厂做海外运营,工作繁忙程度跟着影视剧上线的节奏走。闲下来的时候,她跟朋友去了好几次三亚,还探索了一些别的沿海城市,海南万宁、琼海、福建平潭都是被靶中的地方。

很难说,这些所谓的“平替城市”都能是宝藏。去万宁旅游时,日月湾旁边一片片还未竣工的工地,在丁丁看来很像烂尾楼。还有一些人造景观,让人观感上看起来是为了“收割游客的”。作为非冲浪运动爱好者,丁丁的个人感受是,“不建议去”,没想象得那么好。

平替vs低欲望

疤痕效应下,年轻人的消费欲望普遍在降低。

高净值人群之外,年轻人的消费萎靡从三年前便出现,到今天仍然在蔓延。据央行近期公布数据显示,去年居民的储蓄意愿持续走高,全年新增存款大幅增加,与此同时消费的谨慎性却越来越显现。

小红书、B站上,各种各样的口红平替、眼影平替潮流成为95后改变消费习惯的一个佐证,而“三亚平替”式出行也是旅游市场与之对应的现象。

年轻人的消费结构顺着时代飞快变化。旅游业方面,一些平替城市的配套设施好像还没有跟上年轻人“降本增效”的出游模式。

在珠海,Rika将三天的行程概括为“在海边溜了三天弯儿”。

2022年,珠海市的第三产业占到了全市GDP比重的56.7%,比两年前还上升两个百分点。致力于打造东南沿海重要风景旅游城市的珠海,去年十月还出台举措支持海岛休闲旅游的发展。

事实不尽如人意,本地人在网上直言:“别对这个海边城市有太高期望哈。”

Rika确实应该听取一下本地人的建议,她对珠海就彻底失望了。在逗留珠海的三天,她沿着海边试图找到另一番海边美景。沿着打造出来的“情侣路”,她从珠海渔女走到城市阳台,再到日月贝歌剧院,除了日月贝建筑很漂亮之外,Rika想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情侣路的建造甚至让人觉得“过于网红”。

珠海城中村改造项目“北山大院”倒是聚集起一些文艺向的商业单体,Rika觉得,适合打卡拍照大概是最主要的用途。其中她饶有兴趣的一个旧物仓,节假日还要门票。封心锁爱、不做不必要消费的Rika也丢失了进去的欲望。

对比三亚,Rika无法对这座城市打出高分。只好安慰自己,还有下个地方可去探索。

转载 | 十亿消费者

猜你想看


「挺进十强,安徽正在“变身”」

「最新区域版图:谁是A股“第一省”

「成都官宣2万亿,“第四极”抢开局」



猜你想聊



热点视频

更多城市热点视频,欢迎关注“城市进化论”


↓分享 点赞 在看

表达你的态度,也欢迎与我们讨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