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全书,半世守护

半月谈 2023-01-26 11:50
*本文为《半月谈》2023年第2期内容

被誉为“中华传统文化集大成之作”的《四库全书》目前仅三部半存世。20世纪60年代,根据国家有关部门安排,文溯阁《四库全书》从辽宁省搬迁至甘肃省保存,从此这部典籍便落户甘肃省兰州市藏存至今。曾经颠沛流离的文溯阁瑰宝为何在落户西北后能够休养生息?下一步如何发挥其更大的价值?就此,半月谈记者进行了采访。


告别“颠沛流离”

《四库全书》是清朝乾隆时期编修的大型丛书,是对中国有文字有记载以来所存文献的最大集结与总汇,堪称无价之宝。成书之后,乾隆下令手抄七部藏于京畿、长三角以及清朝发祥地辽宁沈阳,以期“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可没想到短短200多年,七部《四库全书》竟损毁过半,命运跌宕起伏。据统计,藏于长三角一带和北京圆明园的三部半《四库全书》,毁于太平天国运动和第二次鸦片战争,幸存的三部半《四库全书》颠沛流离大半个中国。其中,命运最为曲折的当属原藏于沈阳故宫的文溯阁《四库全书》。
兰州市九州台风景区的文溯阁《四库全书》藏书楼
文溯阁《四库全书》成书于1782年,是整套丛书中第二部修成的典籍。自清朝灭亡以来,这部典籍流离转徙近10次,几经危殆。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沙俄乘机占领东三省,文溯阁《四库全书》间有缺册;抗日战争期间,它一度被日本人占有,抗战胜利后失而复得;抗美援朝时期,它被转运到黑龙江保存,不料遭遇大洪水,被迫再度转移,所幸有惊无险,得以留存。
20世纪60年代,受国际局势影响,为了保护文物安全,国家有关部门决定将原藏于辽宁沈阳的文溯阁《四库全书》转移至甘肃兰州保存。甘肃省图书馆文溯阁《四库全书》馆馆长陈军说,正是由于此次搬迁,这部问世200多年的传世典籍,度过了它自近代以来最为安稳的“黄金半世纪”。
“根据1966年辽宁省图书馆与甘肃省图书馆的交接资料显示,文溯阁《四库全书》共有6141函,3474种,36315册。”甘肃省图书馆馆长肖学智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文溯阁《四库全书》在甘肃未受到任何形式的人为损毁。
2017年,甘肃省图书馆组织专人对全书进行逐页翻检,依据原辽宁省图书馆移交的卡片目录,逐函、逐册核对清点,结果显示与原有档案记录一致,书中原有的黄斑面积没有扩大,色度没有加深。原文化部曾专门派出专家组到兰州考察调研,专家一致认为甘肃多年来对《四库全书》的保存工作卓有成效。
“天然书库”藏瑰宝
曾经颠沛流离的文溯瑰宝落户西北后能够休养生息,得益于多方面原因。
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厅长陈卫中说,这部传世经典之所以能够告别“颠沛流离”,得益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和平发展环境和党的政策支持。各级政府的重视、地方法规的出台、专业团队的管理、研究力量的繁荣,使这一中华优秀文化遗产得以绵延传承。
甘肃省古籍保护中心古籍修复科科长何谋忠说,在甘肃,敦煌莫高窟藏经洞虽历经千年却不减光彩,秦汉简牍沉睡地下2000多年仍保存较好。这充分表明,深居内陆、气候干燥的甘肃,自古就是适宜古籍藏存的“天然书库”。截至目前,甘肃省约有140万册古籍文献,共有306部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保存文溯阁《四库全书》的樟木书箱
在位于兰州市九州台风景区的文溯阁《四库全书》藏书馆,三进两院的古建群屹立于兰州北山台地之上,俯瞰山下兰州城与黄河水。“文溯阁《四库全书》藏书馆占地50余亩,启用国际化标准的恒温恒湿地库,完全能胜任古籍保护重任。”陈军说, 文溯阁《四库全书》藏书馆书库1月最冷平均气温12℃,常年平均湿度维持在50%左右,在保存珍贵纸质文物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甘肃省财政收入有限,但自从文溯阁《四库全书》入陇以来,用于其特藏保护的专项投入便从未停止过。陈军说,文溯阁《四库全书》在甘肃先后三易其地。地方政府投入上亿元升级馆藏条件,专门增设机构与编制形成长效保护机制,并因地制宜探索出一套适合本地的古籍保护方案,即利用馆藏建筑的结构和自然通风条件控制温湿度,通过制作樟木书柜和投放樟脑丸防虫、防霉、防菌、防尘。
工作人员清点文溯阁《四库全书》
让最神秘的《四库全书》活起来
《四库全书》成书200多年来,为后世学者构建了巨大的研究空间和平台,提供了丰富的研究论题,学术研究十分活跃,研究成果层出不穷。
文溯阁《四库全书》数字化及影印工程正在进行中
在甘肃,对于《四库全书》的学术研究也在持续。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等甘肃省内高等学府的历史文化学院都开设了《四库全书》研究的专题课程,许多硕士、博士研究生也从《四库全书》中挖掘不同的研究方向作为自己的毕业论文选题。
为进一步推进《四库全书》的研究工作, 2005年,由甘肃省图书馆发起,联合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甘肃省社会科学院等研究团体,成立了甘肃省《四库全书》研究会。这为甘肃省《四库全书》研究提供了新的重要平台。
不过,作为《四库全书》存世三部半中最神秘的一部,多年来,文溯阁《四库全书》既未影印出版,也没有数字化成果。
兰州大学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与古典文献学研究所教授魏宏远等多名学者反映,目前文溯阁《四库全书》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只体现在其文物价值方面,其文献研究价值尚未得到充分展示。要使“束之高阁”的文溯瑰宝活起来,加快古籍数字化和影印出版进程是重要途径。
肖学智透露,文溯阁《四库全书》数字化及影印工程已于2021年正式启动,预计初步成果将于2024年左右向社会公布。
半月谈记者:郎兵兵  何问 / 编辑:徐宁
责编:郭艳慧 / 校对:秦黛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