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预定涨10倍,又贵又挤的春节回来了|新春走基层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23-01-26 11:58

重新流动起来的游客,让旅游从业人员再次有了向前的冲劲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李媛终于又出发了。今年春节,她和家人带着2岁的柴犬,订了云南大理的一个民宿小院,他们希望在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消磨掉这段难得的相聚时光。她已经太久没有那种做游客的感觉了。

三年多前的圣诞节,李媛和朋友在帕劳海边的一家米其林餐厅,一边享受圣诞晚餐,一起畅聊未来。然而,那次旅行之后,李媛再也没迈出国门一步,她出游的半径甚至缩小到家附近的公园。直到这个春节,她才终于又迈出了那一步。

大理的途家房东大举何尝不在期待这样的日子。他有一种终于熬出头的感觉。三年了,他又看到大理游人如织的场景了。

“你想想,都三年了,这期间疫情反反复复,现在终于又看到满房的状态了。大理80%的民宿春节期间都是满房的状态。”大理州文旅局公布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大理民宿、客栈预定量涨了10倍,约6000间住满。

不仅是大理,来自全国的游客,用消费热情和真金白银,抬高了云南整体的酒店价格。《中国企业家》在旅行软件上查询到,平时住一晚仅一两百元的西双版纳汉庭酒店,春节期间一晚的价格超过2000元,也暴涨了10倍。

去哪儿数据显示,今年春节,老人、儿童机票占比提高,旅客年龄结构正在恢复至疫情前。与此同时,800公里以上航线预订量占比提升至91.7%,长线出行恢复明显。

从酒店数据来看,春节期间连住天数大于3天的订单量,同比增长二成,临近假期仍在继续增长。此外,境外目的地旅行市场也在逐步恢复,这一切都表示旅客的消费信心正快速恢复。

重新热闹起来的小院

大举极其重视此次跟新老朋友们的相逢。

大举的民宿有一个自己的小院,早在半个月前的捕鱼季,他就买好了两三百斤的洱海鱼,养在小院的池子里,静候客人们的到来。他还在院子里辟出一小块菜地,就为了让客人们可以吃到有机蔬菜。农历腊月二十多,他就开始为客人们准备年夜饭了。除夕那天,他和客人们一起包了饺子。

来源:视觉中国

在进入民宿行业前,大举主要从事钢结构业务,资金压力特别大,老是被压工程款。此外,因为工作环境相对恶劣,大举在某一年体检时,医生直接告诉他肺部有阴影,需要换个环境,到空气新鲜的地方去生活一段时间。

当时,大举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地方就是云南。那年春节刚过,他就直接飞到了丽江。在丽江的日子,每天都是蓝天白云,大举感到身心舒畅,甚至觉得整个人都变轻了很多。那次出行的目的本是散心,但大举在某个清晨醒来决定留下。

那是2013年,在丽江感受了半个月,大举就直接拿店下场做民宿生意了。“我这个人做事比较干净利落,赔了就赔了,但是我算了一下,民宿这个行业它不会亏,顶多是赚多赚少的问题,流水也很灵活。”大举说。

大举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不到三个月,他就把民宿行业的一切服务标准全部摸清了,从钢结构到民宿经营,大举的转型非常顺利。再加上当时经济行情好,大举回忆:“那些年,每天都像在过年,生意火得不得了。”

拿店经营一年后,大举决定开新店,一切都按自己的审美标准和设想来打造。疫情之前,大举一年收入八九十万很轻松,2018年,虽然他感觉民宿行业开始走下坡路了,但日子依然过得逍遥。

大举是那种愿意跟房客走得比较近的老板,性格外向,喜欢交流聊天,每一个在他这里住宿的客人都会跟他成为朋友。他的民宿小院也更注重公共空间的打造,对于客人,这里甚至像一个乌托邦一样的存在。

这个春节,白天他们爬山、开敞篷车兜风,随走随停,在海边看日落,傍晚一起买菜做饭,晚上再去小酒馆坐坐。第二天早上,大举会按照约定挨个敲门叫他们起床一起去看日出。日子过得舒适安逸,大举甚至在这里见证过好几段爱情的诞生。

2018年,大举的民宿从丽江拓展到大理。生意最好的时候,大举创办的凡悦民宿品牌同时运营20多家店。

2019年,大举决定在大理自建新店。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将一切计划全部打破,新店甚至还没来得及开业。


春节回暖是个好的开始

“等于是从高空到悬崖了,都不是到地下了,比地下还低,而且无论你想什么办法,都没有人过来玩。”大举回忆疫情三年时说道。

没有游客,民宿行业都在打价格战,竞争很激烈,所以导致价格很低,“正常房价卖好几百元的,当时都卖到99块钱了。”大举说,“两极分化也很严重,做得很好的人可能天天满房,做得很差的人可能天天空房,大部分民宿只有30%~40%的入住率。

过去三年,日子终究是没以前逍遥了。

来源:视觉中国

大举记得,疫情前的大理,佛系的房东只做旺季生意,在大理建个院子,自己住一间,其他房屋租售,国庆节一过完,就闭门谢客,自己出门远游,等过年再回来做生意。即便这样,民宿生意依然可以回本。

这三年来,大举算是经营损失较小的一批房东,然而在生意最惨淡的时候,一个月的营业额也只有5000块钱,而以前在最高峰的时候,他一个月的流水可以做到15万元。

这三年里,大举品牌下好多店后来都转让出去了,还有好多店因为到期后没钱交房租,原始房东就把这个院子直接收回去了,“那时候一年什么都不动,光房租就20万元出去了。”

但比大举亏得惨的人大有人在。有人因为在疫情前看到民宿行业的火爆,认为这个行业基本不会亏钱,于是通过贷款、找亲戚朋友借钱建了一处院子,投入几百万元,满心欢喜迎接来过春节的游客,以为马上就能回本了,但咔一下疫情暴发,欲哭无泪。

大举见了太多这样的同行——疫情期间大家都需要钱,都需要生活,但民宿没有生意,天天都在接电话,被催款要钱,过去三年,几乎所有的民宿经营者都在这种苦恼和压力当中度过。有的人通过转让及时止损,有的人艰难坚持了一段时间,最终也不得不认输,没等到管控彻底放开的这一天。

幸运的是,大举亏得没多少,熬到了疫情彻底放开的这一天。

大举本来是一个喜欢到处跑的人,但是这三年,他的活动半径也有限,甚至连西双版纳都没去过一趟。没事的时候,他上午喝茶看书,下午找几个朋友一起走走,在洱海边发呆。

直到最近,客房流水终于恢复到淡季时的最高峰了,按当前的入住率推算,大举预计春节这一个月收入可恢复到5万多,这是最低谷时的10倍多,大举也又忙了起来。

三年前,大举也想赌一把,把赚的钱全部砸进去,在大理投资500多万元自建了两个新店,但目前这两个店还没回本儿。兔年春节,重新流动的游客,全国多地景区紧急提醒限流的新闻,让包括大举在内的旅游从业人员,再次有了向前的冲劲。

大举希望,今年再多加盟几个店,多赚一些钱。此外,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民宿经营者,他也开始帮别人运营民宿,希望能把自己的经验复制到更多地方,让来大理的奋斗者都能多赚一些钱。

“沉寂3年后,旅游市场正在恢复。我们看到,更多大众旅客出游心态更积极了。旅游作为首个恢复的行业,对当地消费恢复具有带动作用。”去哪儿大数据研究院副院长郭乐春表示。

郭乐春认为,更长的出行半径,对目的地意味着更多客源;每多住一晚,带动周边餐饮、交通、娱乐消费,有效促进当地恢复,“春节回暖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有信心,旅游业在暑期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虽然这些年身处民宿行业,赚钱并不容易,但这些年,大举从来没后悔过多年前自己的决定。如今,他在大理安了家,孩子在这里上学,这里的山山水水依然是他所热爱的。“想看苍山,我抬头就能看得到;想看洱海,我走两步就到了。”大举满脸骄傲地感慨道。

而李媛同样在大理又重新获得一种放松。她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当生活被周围的细节所裹挟时,你不要期待坐在家里、躺在床上就会有超越当下的目光,因为脚其实有时比头脑更会思考,只有走出去才能获得新的自由。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END 
值班编辑:姚赟  审校:胡楠楠  制作:部梦凡‍‍‍


关注“中国企业家”视频号

看更多大佬观点和幕后故事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