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套珍贵的日本平安宫廷日记里,看到古代女性命运的悲歌

后浪 2023-01-26 12:00
风雅的恋爱和歌、优美的日记体散文、典雅的宫廷生活,都在这一套《日本古典女性日记(插图版)》中!

四本罕现人间的日记是四位平安贵族才女对各自情感经历的书写:《蜻蛉日记》中藤原道纲母婚前的甜蜜与婚后的酸涩,《更级日记》里菅原孝标女作为白日梦少女的世俗之旅,更有《和泉式部日记》流连于两位亲王间的热恋,以及紫式部对宫廷生涯的嗟叹《紫式部日记》。

平安时期的贵族女性通过撰写日记与吟咏和歌直面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与情愫,这种“自我意识”在文学中的觉醒,使得平安时期的女性日记成为了近代“私小说”的先声。

今天的书评来自书评人@lily227,通过她的介绍,我们来走近这套书吧。🎐



日本文学的诞生

公元781年日本桓武天皇即位。他为了推进改革,离开了奈良,迁都平安京(今京都),开启了平安时代。彼时,日本深受唐朝影响,吸取唐文化营养,并产生了日本自己的文字——假名。因此,日本文学应运而生。

平安时期除了物语、散文得到了飞快地发展,还诞生了一种文体“日记文”。日记文学,是把日常生活中见到、听到、想到或经历到的事物及内心的感受,逐日记录的一种文学体裁。一般说来,作者记录的人物和事件都是真实发生的。而平安时期的日记文学作家多为贵族女性。

点击跳转当当购买赠送专享导读插页

《日本古典女性日记》收录了四位平安贵族才女的作品,以日本著名画家葛饰北斋、歌川广重、土佐光起等著名画家的作品为插图,锦上添花。4册美书,雅致装帧,珍藏入盒,赏心悦目。

日本女性文学之花
《紫式部日记》的作者是大名鼎鼎的紫式部,她的著作《源氏物语》被后世称为日本古典文学的最高峰。那么《紫式部日记》是紫式部作为女官,在宫廷中侍奉中宫藤原彰子时,以书信或日记的形式叙述了生活日常。紫式部表达能力非同一般,笔致婉转多趣,的确少有出其右者。《紫式部日记》记录了典雅的宫廷生活及仪式与、文人墨客之间的风雅游戏,反映了别样的日式美学。


《更级日记》的作者是菅原孝标的女儿,故称菅原孝标女。这部日记是作者在晚年撰写的日记体文学,回忆了她十三岁至五十一岁约四十年间的回忆。作者行文笔触平易清雅,整体呈现了一种较为明快的浪漫色彩。《更级日记》是她对自己生命体验的追溯与回忆。虽然年少时的梦未能实现,菅原孝标女有惋惜之情,亦有精彩之时。

《和泉式部日记》是平安时代文学经典之作,以日记体的形式记载了和泉式部与敦道亲王之间的爱情。与丈夫反目,与尊亲王相恋,又被敦道亲王求爱,她的爱情很曲折。可是爱人都早逝,她成为孤家寡人。终与藤原保昌结婚,和睦偕老。《和泉式部日记》是以第三人称叙述,字里行间洋溢着女性沉醉于恋爱之中的炙热情感,真切感人。

不过,在日本古典女性文学作品之中,我最喜欢的还是《蜻蛉日记》

日本女性日记文学的开山之作:《蜻蛉日记》
《蜻蛉日记》完成于974年之后,是日本文学史上第一部由女性完成的假名日记,堪称“日本王朝女性文学的启点作品”。作者实名不详,因其子名叫藤原道纲,故称其为藤原道纲母。《蜻蛉日记》的作者名由此而来。

藤原道纲母出身于日本上等门第,容貌出色,被誉为平安王朝三大美人之一。不仅如此,她的文学天赋极高。作为日本女性主义文学的先驱,她影响了《源氏物语》等后世的女性文学。

《蜻蛉日记》是藤原道纲母用最私密、最细腻的日记与和歌文体,叙述了与丈夫摄政关白藤原兼家近21年的婚姻生活,是平安朝女性日记文学的嚆矢与代表之作,揭开了封建婚姻制度下女性真实的情感与生存状态。


《蜻蛉日记》分为上、中、下三部,每卷的叙事与感慨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但与丈夫藤原兼家的情感纠葛一直作为叙事的基调贯穿始终。

“只闻君名远,有心相语是杜鹃,但悲不得见。”

上卷的故事从兼家求婚写起,叙述了结婚前后的经过。在一夫多妻婚姻形态下,道纲母充满无奈、无助、不安与痛苦。

从藤原兼家最初求婚的和歌就暗示了这桩婚姻不会太美好。

没有递介绍书信,没有女官妇人带话。兼家只是向父亲透露迎娶之意,还是模棱两可的措辞。哪怕父亲严词拒绝,他依然差使者送一封求婚书信,笔迹潦草地写着“只闻君名远,有心相语是杜鹃,但悲不得见。”

并没有多少欢喜,只深感行文之拙劣。少女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变成了不切实际的幻影,所有的期待都变成了失望。即使出身贵族,她也没有选择伴侣的权利。在父亲的命令下,她只能与藤原兼加完婚。


“年年恋君意,今岁只因情又增,五月润又生。”

中卷,作者叙述了婚姻生活,描摹了与丈夫兼家的感情关系,展示了“我”的内心世界。

“因为我对你的爱意年年增加,促使今年的五月都多了一个。”起初兼家对新婚妻子充满浓浓的爱意。世人皆知,爱情是很难持久的,更别说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

首先,藤原兼家之前已有正室藤原时姬,并生下一子藤原道隆,长大后继承了父亲的政治地位。这意味着作者很难与其抗衡。

其次,当时日本的婚姻形式是“访妻制”,或短期同居,或暮合朝离。在这种婚姻形势下,兼家夫妻双方各自居住在母家,并不同住。过婚姻生活则通过兼家到妻子家造访来实现,短则留一夜,长则住几天。

再者,兼家之后又娶了好几位妻子。自然,作者能与丈夫共同生活的日子屈指可数。白日里,她形单影只,空虚寂寞;漫漫长夜,她亦孤枕难眠。唯有书写日记,让她聊以慰藉。

“共寝只片刻,夜夜数来鹬羽折,哀鸣奈若何。”


作者用最擅长的和歌来吸引丈夫的主意,渴望得到他的关心。可惜也只得到无情的回复“思君竟无益,多如鹬羽数难极,何故哀鸣泣?”

下卷,作者已将更多笔墨留给晚辈。她已不再表达对丈夫兼家的强烈爱憎,只是将他视为客观存在远远地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哪怕丈夫升任高位,她也难以感同身受,夫贵妻荣。毕竟,一次次升起的希望落空,永远盼不到丈夫的身影,作者早从失望心冷到绝望死心。就连她想呆在寺院的简单愿望也不能被满足,兼家居然强行将其带回居所。

作者之子藤原道纲虽为庶出,日后依然位列公卿,显赫一时。期翼她有一个孝顺的儿子,能安享晚年……

“思及命运无依无靠,顿觉一切虚无缥缈,每日里净想些有的没的,这日记应叫做《蜉蝣日记》吧。”


“蜻蛉”即为浮游,生命短暂,正如飘渺无依的人世。在那个封建时代,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即使出生在有地位的贵族家庭,那么美丽痴情的女子,那么才华横溢的女子,依然没有留下姓名,只能在无尽的等待中枯萎凋零。

《蜻蛉日记》是作者对自己真实的生活经历和丰富的心理活动的记录,描绘了一位在婚姻生活中痛苦挣扎仍用情至深的贵族女性的形象,也是一部展现平安女性对封建思想和悲惨命运勇敢抗争的作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