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裸婚到在深圳买房,90后二胎妈妈的七年打拼之旅 | 春节里的中国

经济观察报 2023-01-26 12:39
林加仪是我的大学师姐,2015年,她以本科应届生的身份落户深圳,2022年,她付了130万元的首付,买下深圳的一套安居房,成为一名真正的深圳人。
作者:李华清
封图:图虫创意




导读



壹  ||  林加仪在农村长大,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但林加仪念书成绩好,她还记得小时候跟妈妈一起在地里收稻子,妈妈承诺她:“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砸锅卖铁都供你上。”
贰  ||  林加仪刚毕业来深圳时,得知深圳对落户深圳的本科应届毕业生给予每人6000元的住房补贴,就毫不犹豫地把户口迁来了深圳,当时她老公还是男友身份,也跟随她迁户口到深圳。
叁  ||  自2018年从事保险经纪人工作以来,林加仪进入这一行已经有四年多,她不会嫌弃保单金额小,回复客户问询及时、详细,业绩增长很快,当保险经纪人的月收入已经可以达到老公月工资的数倍。
肆  ||  自2015年孑然一身到深圳,林加仪花了7年时间,在深圳育有一双儿女,有房有车,有高薪工作,曾经的苦日子正在远离。




今年,林加仪过了一个较为特别的春节:年前,带着女儿和妹妹在云南旅游,除夕当天从昆明飞回娘家广东清远,跟娘家人一起过年,她老公则带着儿子回婆家广东茂名过年,一家四口年后再聚。


出行前,林加仪有过犹豫:老公回婆家过年时,怎么跟婆家人解释她年前出去旅游且不回婆家过年?她老公开解她:不用解释,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她想了一下,也释然了,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提早完成了业绩目标,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犒劳一下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别人的评价,就让它随风吧。


“我已经可以做到多考虑自身的感受,少关注别人的流言蜚语了。”林加仪说。这种生活态度需要有底气支撑,年过三十,林加仪活得越来越有底气。


林加仪是我的大学师姐,我们在学校里没机会有交集,我在深圳做毕业实习时认识了她,她一毕业就到深圳打拼至今,目标非常明确,想在深圳安居乐业。2015年,她以本科应届生的身份落户深圳,2022年,她付了130万元的首付,买下深圳的一套安居房,成为一名真正的深圳人。


早年,我通过校友群和朋友圈,对这个师姐的印象是,性格开朗,原生家庭不富裕但小家庭美满,跟老公是从校服到婚纱,照顾儿子很用心,变着花样给儿子做辅食,是个尽责的妈妈。但通过这次采,我才知道她吃过很多苦: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放弃,养父母抱养了她,小时候被周围人叫“捞妹”(广东人对外省女性不友好的称呼);12岁时养母车祸身亡,家里失去经济支柱;大学时因为家贫,放弃过台湾交换生的机会,选实习时,最先考虑不是实习内容与专业的匹配度,而是是否有实习补贴;结婚后生完二胎不到半年,同时做几份工。


但她又很坚韧,咬着牙一直往上走,她说:“当你知道你自己没有退路、一定要去做的时候,很多事情做起来了,倒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了。”她还说:“我已经长大、可以挣钱了,我知道哪怕再苦,也不会比我小时候更苦了。”




少年丧母


林加仪出生于1992年,亲生父母是四川人,当年,四川计划生育抓得严,她的亲生父母想要个儿子,在孕期就跟她的养父母说好,如果生出来的是个女孩,就送给她的养父母养。当时,林加仪养父母已结婚多年未生育。抱养林加仪后,养父母后来生了一个女儿,林加仪养父母最终有两个女儿。


林加仪在农村长大,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但林加仪念书成绩好,她还记得小时候跟妈妈一起在地里收稻子,妈妈承诺她:“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砸锅卖铁都供你上。”


但林加仪养母没来得及兑现承诺。林加仪12岁那年,妈妈被超载的货车撞死,拿到的赔偿款仅是拍卖那辆货车的钱,养活一家三口的重担落在原本身体就不好的爸爸身上,日子过得更苦,家里有一点风吹草动,林加仪就担心受怕。她还记得,有一晚,爸爸很晚都没回家,出门前也没交代过行踪,她在家里一边流泪一边对着月亮祈祷,祈祷爸爸快点回来,后来才知道,爸爸是跟工友聚餐去了,虚惊一场。


初三时,林加仪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这本是好事,但村里人轮流来做她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能留在镇上读高中,这样可以学费全免,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林加仪左右为难,晚上睡觉又忍不住哭。最终是爸爸拍板,告诉林加仪,想去哪里读,就去哪里读。林加仪选择了市里排名第二的高中,虽然没有全免学费,但能拿到一些补贴。




早婚早育

考大学时,林加仪选择汕头大学,也有汕头物价水平相对一线城市低的考量。在大学里,林加仪跟高她一届的师兄恋爱了,且在她毕业半年后马上领证。


在娘家当地人的眼里,林加仪算得上是“裸婚”,男方家里也穷,双方都买不起房车,男方甚至没有给三金,给的一万元彩礼是林加仪跟老公一起凑的。有人替林加仪爸爸不值,觉得他辛苦拉扯大了女儿,好不容易等女儿毕业能挣钱了,还没为家里做什么贡献呢,就嫁人了,还嫁给一个穷小子。


但林加仪并不后悔与老公的婚姻,一是她看中老公真心对她好,婚前,为了支持林加仪爸爸装修房子,林加仪老公把毕业后省吃俭用攒的第一个一万元全给了林加仪家里,林加仪觉得,她老公是那种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人。婚后,林加仪每个月都给爸爸打生活费,老公也很支持。二是,林加仪计划在深圳安家,想充分利用深圳的政策,领了结婚证,夫妻两人可以在深圳申请公租房,租房比市场价便宜,还可以申请安居房,买房比市场价便宜。


林加仪刚毕业来深圳时,得知深圳对落户深圳的本科应届毕业生给予每人6000元的住房补贴,就毫不犹豫地把户口迁来了深圳,当时她老公还是男友身份,也跟随她迁户口到深圳。


刚到深圳时,林加仪在一家家电零售企业当管培生,底薪只有3000多元,尽管业绩突出也受领导重视,有升职加薪的机会,但管培生的前期历练时间太长,林加仪等不起,很快跳槽到企业当文案,文案工作与自己的专业更为对口。


2017年4月,林加仪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是个儿子,当时距离林加仪领结婚证还不到一年半。虽然生第一个孩子有受到婆家的催生,但这个孩子的到来在林加仪的计划中,小两口的日子过得有条不紊。意外的是,休完产假返岗,林加仪在职场上受到了很微妙的对待,她所在单位一天给她调了三个岗位,林加仪一气之下自己辞了职。2017年10月左右,林加仪找到了新工作,比原来的工作月薪还高4000元,正准备入职,第二个意外出现了,这个意外直接把林加仪砸懵了——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对这个孩子真的是很纠结,那时是我很艰难的时候。”林加仪回忆。一是大儿子还很小,二是2017年下半年,林加仪刚在老家清远买了一套房,林加仪没打算在清远生活,买清远的房子是为了攒未来在深圳买房的首付,但清远房子的首付掏空了小两口的积蓄,三是如果留下第二个孩子,林加仪就没法入职新工作。


当时林加仪的第一反应是去打掉孩子,但医院临时没号,需要预约一周后。在这一周里,林加仪在社康做了一个B超,医生告诉她,孩子已经有胎心胎芽了,发育得很好,林加仪又舍不得了。


考虑再三,林加仪还是留下了这个孩子。当时林加仪虽然没有固定工作,但她在做兼职,一是线上卖尿不湿,这是她有孩子后就在做的兼职,积累客流和发展代理后,业绩不错,每个月大概有5000元-7000元的收入,二是她还兼着干两个微信公众号的文案工作,两份兼职文案的收入,每月也有5000元左右。




职业转型


2018年,林加仪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是个女儿。


为了给女儿买保险,林加仪断断续续自己在家看了半年左右的保险产品,看得一头雾水,很难抉择。当时有朋友告诉她,有家保险经纪公司在开新人班,为期三天,可以系统学习保险知识,她就报名参加了。


原本只想给女儿买份尽可能合适的保险,学了三天后,林加仪感觉保险经纪人有市场,毕竟很多人像她一样,对保险了解不多,保险经纪人可以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给客户配置保险产品、跟进理赔,卖保险也不需要打卡上下班,适合宝妈。于是,林加仪开始了她的第五份兼职之旅,当了一名保险经纪人。


女儿出生半年左右,林加仪与帮忙带娃的婆婆因育儿等生活理念不同吵了一架,婆婆离开不再帮忙,林加仪要照顾两个幼儿。那段时间,虽然刚好碰上写文案的两份兼职断了,但林加仪夫妇依然过得很累,白天,老公去上班,林加仪在家带两个孩子和回复客户信息,边给女儿母乳边学保险知识,晚上老公回家带孩子,林加仪关上房门给客户下单、投保,有时录单录到凌晨三点。


林加仪老公建议林加仪,精力不够的情况下要做取舍,卖尿不湿和卖童装的兼职,在孩子小的时候容易吸引客流,但投入产出比不高,卖保险虽然早期收入低,但前景明显比卖尿不湿和卖童装明朗。此后,林加仪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当保险经纪人上。


自2018年从事保险经纪人工作以来,林加仪进入这一行已经有四年多,她不会嫌弃保单金额小,回复客户问询及时、详细,业绩增长很快,当保险经纪人的月收入已经可以达到老公月工资的数倍。


林加仪还在卖童装和卖尿不湿,这两份兼职的意义已经不在于能挣多少钱,更多的是给卖保险做引流。“不管是卖什么,最终还是卖自己,大家信得过你,才愿意买你的东西。”林加仪说。她总觉得买卖不成仁义在,要真诚对待客户,她的高中老师经常说一句话: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会给你反馈,只是反馈的时间有长有短。她希望自己日常的努力、待人的善意,都能给予她正面的反馈,哪怕只能在遥远的未来给她反馈。




生活变化


2022年,深圳疫情多点散发,林加仪感受到的疫情负面影响较小,一是老公居家办公也意味着白天能搭把手带娃,减轻林加仪的负担,林加仪给全家都买了隔离险,虽然被隔离不方便,但也顺利拿到赔付。二是,疫情后,人们的风险意识增加,买重疾险、意外险的客户多了,反而裨益了她的保险业绩。


2022年,林加仪决定卖掉她之前在清远买的房子。算起来,2022年不是出手清远房子的好时机,虽然清远房价对比2017年时变化不大,但如果算上装修费和房贷利息,林加仪卖掉清远房子要亏17万。林加仪还是出手了,她觉得留着清远的房子麻烦。


林加仪曾经把清远房子租出去,租客经常因为各种琐事找她,管理一套外地的房子很不方便,不如把房子换成现金再做投资,她已经不想将精力浪费在不重要的事情上。“我以前跟我婆婆意见不同还会争论几句,现在会想,我干嘛要跟别人吵,有这个时间拿去挣钱不好吗?”林加仪反问。


清远的房子出手很快,买家一次性付清69万元。让林加仪意外的是,2022年深圳放出了不少安居房,原本林加仪预期要排7年时间才能轮到她有名额买安居房,实际上2022年机会就来了,她果断出手买了一套,一平方米2.9万元,比周边房子6万元一平方米的价格便宜了一半左右。


2022年6月,林加仪借了25万元,凑了130万元付了深圳安居房的首付,2023年春节前,25万元负债基本还清。而早在2019年8月,林加仪买了家庭的第一台代步车,买车的初衷是不想孩子太受委屈,林加仪一家租住在深圳的公租房里,房子环境舒适,周边配套设施也不错,但在郊区,离地铁站也远,带孩子出行不方便。此外每年回家过年,带着两个孩子从车站回家也不方便,碰上下雨,一家四口和行李都要被淋。


自2015年孑然一身到深圳,林加仪花了7年时间,在深圳育有一双儿女,有房有车,有高薪工作,曾经的苦日子正在远离。


林加仪尝试补偿自己,也在避免自己的孩子再吃自己曾经吃过的苦。现在每年,林加仪老公都会给她买金器,他在实现当年结婚时的承诺,缺的三金会补上。林加仪从不吝啬家庭的吃穿用度,经常带孩子出外旅游,也在给孩子配置教育金、攒孩子未来买房的首付。


对于孩子的养育,林加仪觉得在上小学前,孩子健康快乐就好,在每天陪伴的前提下,她可以花大量的时间去拼事业,事实上,在独立带两娃的四年时间里,林加仪忙起来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留两个孩子自己玩耍,但2023年9月,林加仪的儿子要上小学了,林加仪觉得要花更多时间在孩子的教育上,例如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学习兴趣等。


过去,林加仪卖保险喜欢单打独斗,单打独斗自由。2022年,林加仪开始重视带团队,希望能靠所带团队的业绩给自己带来多些被动收入,不用只靠个人业绩。


林加仪算过账,目前老公的收入可以覆盖家庭开销和深圳房子的月供,她的收入存起来,未来作为夫妻俩的养老钱和给孩子做教育金,再给她7年时间,基本可以完成养老钱和教育金的储蓄,接下来就是还清房贷。到她40岁后,只要她不追求奢侈的生活,在自己有保险团队的被动收入、老公继续工作的前提下,她哪怕躺平、不再开拓新客户也无所谓了。


祝林加仪早日实现她的退休计划。




三年之后,幺妹第一次看到她的老家 | 春节里的中国二老爷的粮仓 | 春节里的中国十大买方兔年策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