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家那边不喝豌豆颠儿煎蛋汤吗?|魅力家乡重庆篇

别的BieDe 2023-01-26 13:30

一年一度的魅力家乡观察又来了!
闲聊时编辑 P 毫无感情的一句:“你们那边没有山洞吗?”,我们花了十秒来反应,已有的知识不足以回答此等难题。管你是都市丽人还是都市亚人,回乡后才会想起,对每个人来说的「日常」可能有哪里不对劲。
编辑部假期轮值,看看你我的家乡到底哪里不一样。
第三期请出重庆的座上宾,今天不出门爬树也不逮冰溜子,在家里喝碗热汤。



豌豆颠儿,全名豌豆颠颠儿,别名豌豆尖,请注意,它不是豆苗也不是豆芽,而是豌豆从土里长出来的嫩茎叶,简称苗苗菜界的童男童女。 

采摘豌豆颠儿的方式叫“ka”(第二声),是一种集合“掐”和“拧”的、对豌豆苗来说很痛的扫荡法。就像吃鹅肠讲究生抠一样(阿弥陀佛),吃豌豆颠儿的铁律是“现ka”,大清早刚冒出头还沾着露水的嫩芽才叫合格的颠颠儿,一个颠儿叶子不能超过5片,多了就老了,老了就费牙。

年夜饭一定要喝豌豆颠儿煎蛋汤,不然祖先会鄙视你不懂吃喝,在重庆,不懂吃喝是最终极的鄙视,算重罪。这道神仙汤的制作方法是,用炒完菜但不洗的锅(注意,不洗锅是关键),烧热油先煎鸡蛋,然后掺水放花椒,然后把一大钵豌豆颠儿倒进锅里拿筷子一搅,加点盐,趁热开喝。汤是嫩绿的,蛋是泡酥酥的,如果不好喝,只能说明你后遗症实在顽固,味觉还没恢复。

奶奶精挑细选一颗最嫩的豌豆尖


现在一想,陶渊明说“草盛豆苗稀”,一方面的确是他能力不足,五指不沾阳春水,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有一个重庆邻居,每天清早都要背着箩筐去他田里ka颠颠儿来煮汤。

毕竟,重庆是一个大清早就要吃油泼辣子脆臊面的部落,吃面要是没有豌豆颠儿,是没有灵魂的。

没有汤的照片,因为都被喝掉了。

你们那边有什么好玩的也给大家看看呗,
欢迎私信或留言给我们,
有机会获得已经被抢完的别兔红包封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