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900单、排队两小时,今年春节瑞幸在县城赚翻了

运营研究社 2023-01-26 14:00
作者 |张帆
编辑 |杨佩汶
设计 |晏谈梦洁


近日,有粉丝向运营研究社留言表示,春节假期回家过年,她却意外发现咖啡店在老家县城遍地开花,仅一条商业街就开了 5 家咖啡店,有网红店,有蜜雪冰城旗下咖啡品牌幸运咖,甚至还有瑞幸、星巴克。


事实上,运营研究社也发现过去主要落户在一、二线城市的咖啡店,正在县城落地生根。


根据智研咨询数据,中国三线以下城市咖啡店占整体数量的 1/4,而过去一年中国市场新增咖啡店 1.5 万家,粗略估算其中下沉市场新开张的咖啡店可能逼近 4000 家。


与此同时,星巴克、瑞幸、幸运咖、库迪咖啡等一大批连锁品牌也先后宣布进军下沉市场。


县城对这些品牌而言,究竟有何魅力?在下沉市场卖咖啡真的能赚钱吗?



01

小县城开了 320 家咖啡店


张琳老家在湖北省东南部,一个常驻人口不到 100 万的县级市。


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回家的张琳在春节前一周提前回家,与亲人团聚。置办年货时,她陪父母去了躺县城。受返乡潮影响,往日冷清的县城十分热闹,临街商铺人流激增。买好年货后,张琳准备找个小店休息,意外发现咖啡竟然在小县城非常受欢迎。


在县城最大的商业街上,她一连发现了 5 家咖啡店,有装修 ins 风的网红店,有相对简陋的普通门店,还有瑞幸咖啡、幸运咖等知名连锁品牌。


其中瑞幸最受欢迎,她本准备点两杯咖啡让父母尝尝鲜,但拿出手机却发现要排队等一个半小时才能取餐。张琳只好选择去旁边的小店买,结果咖啡店的老板竟是自己好久不见的小学同学。


两人叙旧之余,张琳问出来心中的疑惑:咖啡在县城这么受欢迎吗?在县城开店究竟能不能赚钱?


老同学告诉张琳,“以前卖咖啡确实能赚点小钱,主要是卖给县城里的高中生和赶时髦的年轻人,但随着瑞幸等大品牌在县城开店,生意就没那么好做了,年轻人还是青睐连锁品牌。来年,我们可能也会考虑加盟品牌。”


张琳的见闻并非个例,“县城咖啡”成为最近小红书的热门话题,话题下相关笔记有 1 万多篇。有人感叹县城越来越潮流了,也有人吐槽同样是连锁店服务却跟不上大城市,还有人在讨论要不要回乡创业开卖咖啡......


小红书上有用户分享了一个案例:县城新开的一家瑞幸,目前才开业三天平均每天订单量超 500,第一天单量 900+。


(图源:小红书)


事实上,咖啡早就不是一、二线都市白领的专属饮品,过去几年大量县城咖啡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些富裕的县城,咖啡店密度甚至不输北上广深。


@中国饮品快报 报道,浙江丽水青田县,一个人口仅 55 万的县城,却开了 320 家精品咖啡店,其中还包括星巴克、瑞幸等知名品牌。


大多数县城,在咖啡店数量上远不及青田县,但咖啡需求确实在近两年迎来激增。


美团联合咖门发布的《2022 中国现制咖啡品类发展报告》显示,截至 2022 年 5 月 1 日中国内地共有咖啡门店 11.73 万家,相较前一年新增了 1.5 万家。其中,三线城市和下沉市场是关键增长点。


图源:《2022中国现制咖啡品类发展报告》


该报告还显示,从外卖订单增速看,四线城市、五线城市居民咖啡需求增长最快,分别为 257% 和 253% ,远高于一、二线城市。


图源:《2022 中国现制咖啡品类发展报告》


@中国饮品快报 分析认为,上班族是下沉市场咖啡的主要消费者,他们中很多人原先在大城市学习、工作,早就养成了咖啡习惯,是带动县城咖啡潮流的关键人群。


他们因成家、稳定等因素选择回乡求职或创业,一同将咖啡消费需求带回家。在他们的带动下,越来越多县城居民对咖啡产生兴趣。



02

瑞幸、蜜雪冰城在小县城“大打出手”


受疫情因素影响,2022 年餐饮行业整体受到冲击,咖啡是少有的能够实现逆势增长的赛道之一,不少咖啡品牌门店数量不减反增。据壹览商业统计,2022 年 国内 20 家知名连锁咖啡品牌共新开门店约 6855 家。


图源:壹览商业


其中,瑞幸和蜜雪冰城旗下咖啡品牌幸运咖开店数遥遥领先,分别开店 2816 家和 1484 家。


2022 年,这两家拓店速度最快的咖啡品牌刚好在下沉市场相遇。


幸运咖是咖啡下沉的“老玩家”,其孵化于 2017 年,后由蜜雪冰城总经理张红甫带队主攻下沉市场。


张红甫曾向外界表示:“幸运咖要做县城甚至小镇的平价咖啡,5年内复制出一个咖啡版蜜雪冰城”。


@零售商业财经 报道,幸运咖在蜜雪冰城大本营河南起家,在渗透了本省城市后才向江苏、浙江、湖南、四川、重庆、江西等区域扩展。


巧合的是,瑞幸正计划加速进入河南下沉市场,向幸运咖的大本营发起“进攻”。


上月 5 日,瑞幸在公众号发文宣布启动新一轮合作伙伴招募,在 9 省 41 个城市定向招募新零售合作伙伴。招募地点基本都是三、四线城市,此举也被视为瑞幸加速下沉的标志性动作。其中河南开放招募城市最多,有十个城市。



两者均是进攻下沉市场的主力军,又深入同一战场,虽然价格区间存在差异,但竞争在所难免。除此之外,星巴克、挪瓦咖啡、库迪咖啡等知名连锁品牌也都曾宣布要加速布局下沉市场,“摩拳擦掌”,准备加入咖啡下沉“战场”。


“围猎”县城咖啡的不只是连锁品牌,还有一批创业者也瞅准了这片市场,打造出了一批地域性的咖啡品牌。如半年在天津蓟县开店 6 家的中中咖啡,在广东汕头东星村日销 550 杯的塔啡咖啡、有“东北幸运咖”之称的干咖人咖啡。


他们虽没有连锁品牌的影响力,但胜在足够了解当地市场,熟悉本土产业结构,相当于“地头蛇”。


随着这两类咖啡品牌的入局,咖啡行业的内卷正在蔓延至县城,甚至小镇。核心原因是,一二线城市咖啡市场相对饱和,增速放缓,而下沉市场咖啡需求才刚刚觉醒,且呈高速增长的势态。


2022 年瑞幸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验证了这一点,瑞幸主攻下沉市场的联营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了 116.1%,而自营门店仅增长 19.4 %,差距相当明显。也是在这个财季的电话会上,瑞幸咖啡董事长兼 CEO 郭谨一透露将继续放开新一轮下沉市场联营门店的加盟名额。



03

在县城开咖啡店赚钱吗?


这么多咖啡从业者集体下乡,在县城卖咖啡能赚钱吗?


@中国饮品快报 采访过一位县城咖啡创业者,他自称“时光拾荒者”,从上海回陕西咸阳创业开店。


采访中他算了一笔账:“在县城开咖啡馆,年租金 1W 是道坎,抛开位置、客流量不谈,如果租金控制在1W以下,日销 30 单就不必为求活苦撑。”


“时光拾荒者”称,他的店日流水稳定在 800 元左右,其中 90% 是熟客贡贡献,顾客大多是年轻上班族和中年女性,他们的生活水平和认知度相对较高。


一位欲加盟瑞幸的创业者在小红书估算了下沉市场的可能性。他认为一天要卖 80 杯才能实现收支平衡,要想 2 年回本则需要日销 200 杯。


同时他也发起了一项投票,大部分参与投票的人对瑞幸在县城的销量持乐观态度。


图源:小红书


咖啡行业的从业者许伟向研究社分析:


“我个人很看好瑞幸、幸运咖这样的品牌在县城的可能性。过去几年大量奶茶在下沉市场很成功,咖啡品牌相对缺席。县城里咖啡的受众虽然无法与奶茶相比,但一个数十万人口的县城,完全可以容纳一批咖啡店。”


同时,许伟并不建议个人创业者回县城开店,当下连锁品牌正砸掀起下沉市场的内卷,个人创业者在资金及运营能力上无法与他们抗衡,在影响力和产品创新上更不在一个维度。


这也导致县城咖啡市场“冰火两重天”,连锁品牌门庭若市,但个人店铺顾客寥寥无几,有些创业者被迫转型,既卖咖啡又卖奶茶,还有些创业者兼职做起了棋牌生意,甚至有县城咖啡老板喊出了“不卖凉皮是我最后的倔强”。



04

结语


县城消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级,过去大牌奶茶店、餐饮店很少,如今昔日只能在大城市买到的消费品正在入驻县城。


“除了瑞幸、星巴克,县城还有海底捞,连麦当劳、肯德基都比城市里更火爆。”张琳观察到。


县城的消费升级源于县域年轻人数量的增长。如今很多 90 后、00 后选择留在家乡定居择业,他们也许收入比不上一、二线城市的白领,但没有租房买房的压力,可自由自配的资金和时间更多,正是他们撑起了咖啡下乡的可能性。


据《中国城乡建设统计年鉴》数据,截至 2019 年中国有 1516 个县城,即便一个县城咖啡店的容量仅 5-10 家,这也将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市场。


注:文字许伟、张琳均为化名


PS.如果你也对此话题感兴趣,欢迎扫码加入运营生态交流群,和更多懂行的伙伴们一起探讨~



参考资料:

《县城咖啡店最高日销50杯,赚钱吗?》中国饮品快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