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阳的人是怎么回事?

中国新闻周刊 2023-01-26 18:00
新冠疫情至今,你身边还有没变阳的人吗?
 
网络上或者身边,总是有一群“天选打工人”“天选做饭人”讨论自己夹缝中生存的事迹,明明周围的人都阳了,他们就是“阴着”,还担起了家中或者工作上的大任。
 
真的有人一直没阳过|图源:微博截图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有的人一直没阳?真的有抗病毒的“天选基因”?

至今没阳的N种可能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没阳的人可能是以下几种。
 
首先就是真的没给病毒可乘之机的人,平时防护工作做得特别到位,或者因居住环境相对封闭,极少与外界接触。
 
其次是体内免疫功能强大,接种新冠疫苗后产生的保护性抗体数量仍旧处于高位,不容易被感染。
 
还有一种可能纯属巧合,即有其他疾病,或者因病服用的抗病毒类药物对奥密克戎有一定作用。
 
2022年1月,华西医院研究团队进行了一项研究,这项研究共70557名成年参与者,所有人都在英国生物银行完成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检测,研究团队对其人口学和临床特征进行分析,发现与健康人群相比,所有年龄段的过敏性鼻炎(AR)患者的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要低25%。哮喘没有在全人群中体现出保护作用,但在65岁以下的参与者中,哮喘可以使感染新冠的几率下降7%。
 
(说明: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被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冠状病毒2,简称SARS-CoV-2,后文将以新冠病毒指代;由这一病毒导致的疾病被称为COVID-19,后文将以新冠症状指代。)
 
由此得出结论:过敏性鼻炎(所有年龄段)和哮喘(小于65岁)是预防新冠感染的保护因素 。
 
COVID-19 和过敏性鼻炎/哮喘的感染率之间的关联|图源:参考资料[1]
 
临床研究中还发现部分乙肝患者全家都阳了,患者却没有阳。
 
这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正在采用基于(聚乙二醇)干扰素α治疗的慢性乙肝患者,可能会因为免疫激活而躲过新冠。
 
2021年,印度的一项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的Ⅲ期临床研究表明,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联合基础治疗能够促进早期新冠肺炎病毒的清除,8天内临床症状得到改善的患者高达80.36%,11天达到91.60%,并且患者7天内核酸转阴率为91.15%。
 
2022年,我国安徽医科大学感染科一项有871名患者参与的研究发现,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患者3天内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鼻喷雾(IFN α-2b喷雾)局部治疗,与没使用的对照组相比,前者阴时间显著缩短,且传染性降低。
 
病毒脱落时间的卡普兰-迈尔曲线|图源:参考资料[6]
 
此外,2023年1月6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疗方案(试行第十版)》中,阿兹夫定、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paxlovid)等药物被纳入抗病毒治疗。而这些药物也可以用来治疗艾滋病,因为新冠病毒和艾滋病病毒都是RNA病毒,均以RNA作为遗传物质,所以部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跟治新冠的靶点相同。
 
还有一些完全无症状患者,明明感染了却没有任何症状,误以为自己没阳。再加上现在并非持续性全员核酸检测,就更不容易检测出这些完全无症状人群。
 
没阳还可能与基因有关
最新研究还表明:没阳的人可能是赢在了起跑线——基因。
 
人体对抗病毒主要依靠免疫系统,但每个人的免疫系统都不相同。科普作家项栋梁指出,这种不同是指免疫系统擅长不同的杀毒项目,且这由基因决定。人体的基因决定了每个人的免疫系统在面对新冠病毒时,系统的病毒识别功能和免疫反应功能会有什么表现。
 
相关研究有很多。
 
首先就是血型。早在2020年,我国就研究过血型与新冠肺炎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相比于其他血型来说,O型血的人感染率要更低一些。不过这只是一个描述统计层面的现象,还不能确定血型是否真的存在易感性差异,有待进一步研究。
 
还有2021年意大利的一项研究,根据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其中 265人阳性,56039人阴性),比较人类白细胞抗原(HLA)和ABO血型的差异。初步证明,HLA可能会影响新冠病毒感染和新冠症状的临床演变。该研究还证实A型血与感染风险增加有关,但这依然是描述统计结果,具体的影响机制并不明确。
 
 参加研究的患者特征与 COVID-19 状态的比较部分截图|图源:参考资料[5]
 
有些研究的结果更明确。
 
2022年复旦大学一项关于新冠重症或危重症的人类遗传基础研究表明:新冠病毒的发病机制、新冠感染后的严重程度,可能与人类白细胞抗原(HLA)、血管紧张素转化酶 2(ACE2)、 I 型干扰素(IFN)等有关。
 
具体而言,ACE2是新冠病毒的主要受体,和新冠病毒结合后,ACE2调节心血管系统的功能会丧失,可能导致炎症,血栓形成和死亡。IFN则能对抗新冠病毒,I 型 IFN 更是抵御病毒感染的第一道防线,若I 型 IFN 功能丧失突变会增加感染新冠重症的易感性。
 
HLA要复杂一些。HLA系统中包含近27000个等位基因(可以分为三种基因类别,分别是类I、II和III),是人类基因组中最具高度多态性的区域。HLA I类和II类向T淋巴细胞提供抗原肽,使免疫系统能够区分自身蛋白和外源蛋白。通俗来说,HLA可以像侦察兵一样,向免疫系统提供病毒情况,而不同的多态性可能会改变疾病的严重程度。
 
新冠病毒的发病机制以及与严重新冠症状相关的遗传变异|图源:参考资料[2]
 
关于HLA有多项研究,研究者们通过检验HLA等位基因对病毒肽的结合亲和力,发现不同类型的HLA等位基因与病毒的结合能力有差异。有些结合效果好,让免疫系统可以快速识别和清除病毒;有些则和病毒结合不佳,容易放过病毒,让病毒有在身体中复制和感染的机会。
 
也就是说,HLA等位基因可能会影响个体对新冠病毒的易感性和严重程度。
 
综合2020年和2021年的多项研究的研究结果,发现HLA等位基因可以将我们大致分成三类人:一类人拥有相对不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天选基因”;一类人有容易感染且易发生重症的“受罪基因”;大多数人两者都没有。
 
其中,HLA-DQB1*06 就是“天选基因”的代表之一 。在新冠原始株和阿尔法变异株流行期间,携带这一基因的人感染新冠的概率为未携带者的 63%。
 
此外,HLA-B*15:03也具有对新冠病毒的较强抵抗力,但是,全球仅有0.63%的人携带它。其他两种“天选基因”——HLA-A*02:02、HLA-A*25:01,在人群中的比例也不高,前者是 1.1%,后者是 0.49%。
 
HLA-A、-B 和 -C 等位基因的全球 HLA 等位基因频率分布热图|图源:参考资料[3]
 
与之相对的,是容易感染且易发生重症的“受罪基因”。
 
比如,全球人群中约 6.1%的人携带 HLA-B*46:01,中国人群中约有 10%~15%的携带它。HLA-C*12:03、HLA-C*01:02也是“受罪基因”,它们在西亚、非洲和大洋洲分布较多,全球人群中约3%的人携带HLA-C*12:03,约7.8%的人携带HLA-C*01:02。
 
综上所述,确实存在一部分携带“天选基因”的人不易被感染,但这并不等于有了这些基因就不会感染。
 
没阳≠不会阳
事实是,没阳不代表一直不会阳。
 
目前的研究只能说明部分人群相对不容易感染新冠,而不是一直不会感染。此外,新冠毒株尚在不断变异,没有研究可以证明这些基因能防范所有变异毒株。
 
所以,保护措施依然要做,疫苗该打还是要打。与此同时,心态放稳,毕竟情绪也会对机体的免疫力造成影响。
 
没阳的人常常会在“幻阳”与“恐阳”之间横跳|图源:央视网
 
没有“天选基因”的人也不要气馁,基因已经难以改变,但是在其他方面我们仍旧可以尽力保护好自己。
 
无论是至今没阳的,还是已经阳过的,都要坚持做好自己的第一健康责任人,稳住,争取笑到最后!
 

参考资料:

[1]]Ren, J., Pang, W., Luo, Y., Cheng, D., Qiu, K., Rao, Y., ... & Zhao, Y. (2022). Impact of allergic rhinitis and asthma on COVID-19 infection, hospitalization, and mortality. The 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 In Practice, 10(1), 124-133.

[2]Ji X-S, Chen B, Ze B and Zhou W-H(2022) Human genetic basis of severeor critical illness in COVID-19.Front.Cell.Infect.Microbiol.12:963239.doi:10.3389/fcimb.2022.963239.[3]Austin Nguyen, J. K. D., Maden, S. K., Wood, M. A., Weeder, B. R., Nellore, A., & Thompson, R. F. (2020). Human Leukocyte Antigen Susceptibility Map for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Journal of Virology, 94(13).

[4]Mentzer, A. J., O’Connor, D., Bibi, S., Chelysheva, I., Clutterbuck, E. A., Demissie, T., ... & Knight, J. C. (2022). Human leukocyte antigen alleles associate with COVID-19 vaccine immunogenicity and risk of breakthrough infection. Nature medicine, 1-1.

[5]Amoroso, Antonio MD; Magistroni, Paola Dphys; Vespasiano, Francesca DLaw; Bella, Antonino Dstat; Bellino, Stefania PhD…(2021).HLA and AB0 Polymorphisms May Influence SARS-CoV-2 Infection and COVID-19 Severity. Transplantation 105(1):p 193-200.

[6] Xu N, Pan J, Sun L, et al. Interferon alpha-2b spray shortened viral shedding time of SARS-CoV-2 Omicron variant: An open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Front Immunol, 2022, 13: 967716.

[7] Adali G, Gokcen P, Guzelbulut F, et al. Are nucleos(t)ide analogues effective against severe outcomes in COVID-19 and hepatitis B virus coinfection?[J]. Hepatol Forum, 2021, 2(3): 91-96.

[8]丁香医生:现在还没阳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9]姬薇.工人日报《乐健康》:为什么还没有阳?几种可能你属于哪种?

[10]澎湃新闻:身边人都阳完了你还没阳,是福是祸?没阳过一定不会阳了吗?

[11]人民日报:五张便签送给没阳过的你


 
推荐阅读

为什么只有中国医生擅长拔鱼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