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门店暂停运营!知名品牌人去楼空,总部仅剩保安留守...网友怒了:退钱!

中国基金报 2023-03-19 13:5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综合中新经纬、浙江日报·银柿财经、鲁网、中新经纬、Wind、公司公告

账户冻结、拖欠货款、靠股东贷款“续命”……知名烘焙连锁品牌克莉丝汀被曝已经人去楼空。


门店人去楼空


3月13日下午,银柿财经首先来到杭州湖畔大厦,克莉丝汀文一西路店就位于一楼,周边大多是6层楼以下的老房子。据观察,以湖畔大厦为圆心的半径一公里内,大小各类学校及培训机构至少20家,蛋糕店至少10家。


克莉丝汀文一西路店大约有几十平方米,门店招牌还未撤去,店内仅剩下几个货架和收银台,门上还贴着出租广告。


克莉丝汀文一西路店,图 / 银柿财经


“租金物业费加起来,还欠我们将近20万!”物业人员老柯(化名)聊起克莉丝汀就声音就大了一些。据老柯回忆,这家店开了10多年,“以前生意很好,附近小区来买的人也比较多,甚至有人大老远开车过来买,但在去年七八月份,这家店就关门了”。


当天下午5点左右,银柿财经又来到克莉丝汀在和睦路上的分店,这家店位于两条马路的交汇的路口,周边老小区林立。克莉丝汀和睦路店同样是大门紧闭,店门口停着几辆自行车和电动车。通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店内里面地上有一些垃圾,除了收银台以及嵌入墙内的柜子,基本没有其他东西。


克莉丝汀和睦路店,图 / 银柿财经


“这家店生意一般,去年就关店了。”附近一水产摊的摊主老齐(化名)回忆道。他说,这附近的老人比较多,有时候老人不想做饭,就会买个面包。不过他认为克莉丝汀蛋糕的价格偏贵,很多来买蛋糕的人,都是因为公司发了卡。


总部仅剩一位保安留守


3月18日,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位于金沙江路33号的克莉丝汀上海总部,目前仅剩一位保安在一楼留守。


图 / 第一财经


门外的墙上贴了一张徐汇区人民法院的公告。公告显示,作为被告的上海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已经拖欠了半年左右的房租,金额为12.16万元。


图 / 第一财经


自曝欠款5700万元,暂时关闭所有门店


3月10日,克莉丝汀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拖欠货款、工资等约5700万元,银行账户被冻结,依赖股东贷款维持营运。


克莉丝汀称,集团现金流紧绌并且遭遇经营困难,在支付店铺租金、供货商货款、员工薪酬方面出现延误,截至2023年2月28日,拖欠金额约为5700万元(人民币,下同)。由于拖欠货款,若干供货商已展开法律程序,冻结了集团的银行账户,被冻结金额介乎约350万元至400万元。


克莉丝汀表示,上述情况对集团营运造成不利影响。集团自2022年12月起已暂时关闭旗下所有零售门店。


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克莉丝汀的门店已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停业,但在8月,又有部分门店重新开业,如今旗下所有门店再度全部暂停营业。


拟变卖股权和资产“回血”


克莉丝汀还公告,拟向认购人(中国智雅财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发1.8亿股,预计获得资金净额约1087.8万港元。按2023年3月15日最新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计算,筹集资金约953万元人民币。该募集资金加上银行冻结资金合计不到1400万元。


据克莉丝汀公告,公司将于2023年3月31日(星期五)举行董事会会议,藉以(其中包括)考虑及批准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截至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全年业绩公告及其发布,以及考虑派发末期股息(如有)。


消费者投诉预付卡券无法消费


最近,多位消费者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克莉丝汀门店关停,几百元预付卡券无法消费。


银柿财经拨打杭州各家克莉丝汀店在大众点评页面显示的商家电话,要么无人接听,要么提示“该号码是空号”。拨打克莉丝汀官方网址显示的客服电话,也同样无法接通。


门店关停,客服又联系不上,不少克莉丝汀的预付卡券消费者在网上求助,“克莉丝汀跑了,手上还有很多票”“卡里还有500块怎么办”“时代的眼泪”……


社交平台截图,图 / 银柿财经


克莉丝汀官方微博下众多网友留言

要求退钱


据克莉丝汀2022年中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克莉丝汀的合约负债2.66亿元,而合约负债主要是对客户收取的预付卡券价款。


图 / 克莉丝汀3月10日公告


著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专家胡钢表示,根据克莉丝汀目前的情况,不排除经营者资不抵债而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可能,而依据《企业破产法》之规定,破产财产清偿顺序主要是职工薪酬、社保及税款、普通债权。本案中,所欠房租、货款和消费者预付款一般列为普通债权,同一顺序。


“为避免广大消费者预付款无法追回,消费者需要立即起诉经营者。目前若干供应商展开法律程序,已占先机,消费者向相关法院主张自己的权利,刻不容缓。”胡钢说。


预付卡模式引发的消费者维权事件屡见不鲜。预付卡式消费在餐饮、美容美发、洗浴、健身等多种服务行业广泛使用,也因此引发诸多消费风险。


近几年,我国有省市已经在预付款消费(即预收款经营)方面制定专门的地方性法规或者地方性政府规章,对此作出专门的规范。2022年12月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促进消费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也明确规定,经营者收取预付款后,终止营业却不通知消费者退款,导致消费者既无法继续获得商品或者服务也无法申请退款,构成欺诈的,对消费者请求经营者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支持。经营者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烘焙第一股”


对于上海消费者来说,克莉丝汀可以说是陪伴一代人长大的面包店。有网友发帖表示,“它家的蛋挞是全上海最好吃的冷蛋挞,找不出替代品。”


公司官网资料显示,克莉丝汀是烘焙产品连锁经营商,自1993年起生产及销售烘焙产品,是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投资烘焙企业之一。主要在长江三角地区的黄金地段及主要城市进行营运,包括上海、江苏省及浙江省。


当时,西式点心在上海并不十分普及。通过中央厨房工厂的生产模式,克莉丝汀快速且大量地向市面供应面包、月饼与蛋糕等食品,从而打开了知名度。


2012年,克莉丝汀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被称为“烘焙第一股”。在这一年里,克莉丝汀实现营收13.88亿元,这也是克莉丝汀最为高光的时刻。


然而自上市第二年起,业绩便由盈转亏,已连续亏损9年。


其中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4亿元、-1.1亿元、-1.7亿元和-0.73万元。


2022年中期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收入约为4650.90万元,同比减少约71.3%。


而且,克莉丝汀的门店数目一直在减少。2021年年报显示,当年克莉丝汀关闭了55家门店,2020年关闭了99家门店,2019年,共关闭了117家门店。


克莉丝汀2022年中报还披露,门店数量自2021年6月底340家,减少为2022年上半年底246家,其中关闭门店94家。关闭的门店中,57家位于上海地区,23家位于江苏地区,14家位于浙江地区。


截至3月17日收盘,克莉丝汀报0.069港元/股,市值8364万港元。


图 / Wind


为何跌落神坛?


有网友反映,去年8月重新营业后,克莉丝汀的蛋挞从4元/个涨到6.5元/个,种类也越来越少。


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曾在分析中称,克莉丝汀作为老牌烘焙连锁企业,走到今天这般境地,根本问题在于经营管理不善,没有把握烘焙赛道机遇。“从账面上看,克莉丝汀每股净资产为负,出售股权或资产是一种自救的办法,根本之道在于能否激活品牌,经营管理上有没有正确决策。”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对于中国的烘焙行业来说,创新、升级、迭代一定是整个行业发展的主旋律。一些老品牌的倒闭,一方面与疫情有关,一方面也和自身缺乏创新,机制的僵化、团队的老化有关。


近年来,由于烤箱、微波炉、空气炸锅在家庭中的普及和半成品的出现,让消费者在家就能轻松尝试制作甜品。“私房烘焙”模式,又让甜品行业门槛大幅降低。不少人在家就能制作甜品甚至接单售卖,对于传统烘焙品牌也产生不小的影响。


各种“国潮”“新中式”烘焙品牌的出现,也让年轻消费群体拥有了更多选择,传统烘焙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往往难以招架。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烘焙食品市场规模约为2600.8亿元,同比增长19.9%,并预计2023年中国烘焙食品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至3069.9亿元。


分析人士指出,除了外部因素影响,克莉丝汀在上市初期“突击开店”和后期“内讧”等因素的相继叠加,也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自2012年上市之后,克莉丝汀不断在全国各地扩展店面,但营业收入并未取得明显提高。上市后仅两年,克莉丝汀就出现店面亏损情况,陷入了关店潮。仅仅一年时间,克莉丝汀的门店总数就从2013年的1052家,锐减至2014年的952家。


2013年至2021年,克莉丝汀出现连续9年亏损的情况,营业收入逐年下降。2021年,克莉丝汀亏损1.7亿元,关闭亏损门店55家;2022年上半年,克莉丝汀收入减少71.26%,门店数量减少至246家。


这期间,克莉丝汀的内部矛盾也在酝酿。2018年11月,克莉丝汀委任朱永宁为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创始人兼实控人罗田安卸任首席执行官,不再担任董事会任何角色。此后,罗田安多次提议召开股东大会,引发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


2020年5月,罗田安向港交所递交实名举报信,称朱永宁通过非法手段获得股权和投票权,上市后的不断内斗拖垮了公司。朱永宁则称罗田安“不诚信,一片谎言”。2022年12月,克莉丝汀7名现任及前任董事还受到香港联交所谴责、批评,其内控问题浮出了水面。


根据联交所纪律行动声明,2012年,克莉丝汀与创始人罗田安姐姐拥有的上海一品轩食品有限公司签订采购协议,后一品轩陷入财政困难未完成设备转让手续,且还拖欠克莉丝汀款项。尽管如此,克莉丝汀依旧与一品轩继续签订加工协议,最终导致一品轩拖欠克莉丝汀款项结余合计3500万元。


联交所认为,罗田安作为克莉丝汀创始人、时任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未能做到诚实及善意地以公司整体利益为前提行事,蓄意且持续地让自身利益与公司利益发生冲突。其他董事批准了与一品轩的采购等,没有主动向管理层查询,也没有监察及跟进。


而罗田安此前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作为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本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但随着一些追求赚快钱的基金进入,管理层出现分歧甚至内讧,导致很多战略无法实施,最终掉队。”


如今,这位“烘焙第一股”能否度过寒冬、重新崛起,仍然有待继续观察。


王硕平被查!

推荐阅读